第1章 《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天旋地转,耳鸣目眩。

脑海里就像被打翻了一碗浆糊,思绪变得粘稠无比。

意识晕晕沉沉的。

林在山感觉自己就像要死了一样。

“对不起!先生,对不起……”

耳边回荡着一个朦朦胧胧的女人声音。

林在山勉力睁开眼。

眼前的世界带着强烈的重影。

两张模糊的女人脸,慢慢的化成了一张,但仍旧很朦胧模糊。

一双纯澈的女人眼眸,透过黑框眼镜正在焦急的望着林在山。

“孙……艺……珍?”

林在山觉得眼前这女人长得好像韩国女星孙艺珍,但没力气多看,他便彻底晕了过去。

等再醒过来时,他已经在医院里了。

“老爹,你终于醒了!我就说嘛!你肯定是喝多了,你没事的!……呜呜!”

一个瘦弱的女孩子,约莫20岁上下,扑到了林在山身前,眼里噙着泪花。

脑子里条件反射般映出一个事实:这是他女儿——白鸽。

随即,一段奇怪的记忆贯穿了林在山的脑海。

我在做梦吗?

还是……

我穿越了!

猛然间,林在山意识到他身上发生了大事件!

他好像穿越到了异时空的一个同样叫林在山的男人身体里!

“老爹,你别吓唬我啊!你说句话啊!你还认得我吧?我是你女儿白鸽!”

“我认得。我没事,我就是有点头疼,咳咳……”

脑袋胀痛的厉害,来不及理清思绪,喉咙里就像有火在烧,林在山干咳了两声,叫白鸽:“你帮我倒杯水。”

“嗯。”

白鸽听话的帮林在山倒了杯水,扶着林在山坐起来喝了。

“老爹,你还记得你被车撞的事吗?”

“我被车撞了?”

“当然了!要不你怎么会躺在医院里的!撞你的那个姐姐已经给咱们垫付医药费了,没让咱们掏钱,你在医院里踏实住着就行。”

“哦。”

两种记忆交织在一起,林在山的脑子很乱。

白鸽觉得林在山的反应木木的,不像平时那么易怒暴躁,心下不由一紧。

紧盯着林在山那双深邃成熟的眼睛,白鸽小声问说:“老爹,一个煎饼3块钱,我买3个煎饼,给人家10块钱,人家应该找我多少钱啊?”

被问的无奈而笑,林在山条件反射般胡撸了一把白鸽的小脑袋,讲说:“找1块钱。我没变傻,我就是有点累。”

“谢天谢地谢妈祖!老爹,你果然没变傻!好像还变聪明了!嘻嘻!”

白鸽开心的笑了。她柔美的眼眸中,还闪着没有完全干掉的泪光呢。

林在山仔细打量了一下白鸽,他突然觉得这女生长得很像周冬雨,看似柔柔弱弱的,骨子里却透着一种乐天的坚强。

白鸽的手机这时候响了。

她的手机铃是她原来老爸的成名曲《麦田》:“我听不见你的叫嚣,也看不见你的打扰,或许麦田是个让你耕种微笑的地方,它让我学会用微笑当作人生的肥料……”

是她大学同学给她打来的电话,让白鸽赶紧回学校,传媒系临时开大会,每个学生都要到场。

“老爹,我要回趟学校,你自己待着啊,有事给我打电话。我晚上给你买你最爱吃的炸肥肠!”

白鸽亲密的搂了林在山一下,而后便风风火火的抓上破旧的帆布包,跑出了病房。

病房里就剩了林在山一个人。

环顾四周,看着清晰干净的病房,林在山心中的震撼难以言喻。

他使劲咬了一口自己的手腕——疼!

这不是在做梦!

他真的穿越到异时空了!

带着难以平复的惊震心情,林在山努力的整理了一下脑海中的新记忆。

这个新的世界,和他原本生活的世界有很大不同。

这边的世界在18世纪以前,和他曾经生活过的世界是一样的。

这个世界的清朝,比他们原来的世界早覆灭了100多年。

在1799年时,也就是嘉庆四年时,清朝就被推翻了,一个新的大华王朝登上历史舞台。

这个大华王朝似乎不是穿越者缔造的,因为它并没有把闭关锁国的古老帝国变得有多么强大。

之后的中华帝国,还是遭遇了西方列强的打压,遭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日本侵略者的践踏。

古老的东方帝国变得奄奄一息,大华王朝却没有覆灭。

大华王室一直保留到了今天,不过他们早就不是中华帝国的实际统治者了。

20世纪初时,大华王朝的统治者主动放权,让中华帝国变成了一个君主立宪制的国家,这个制度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然而,这个看似先进的从西方学来的制度,并没有让中华帝国变得有多强大。

在林在山看来,这个世界的中华帝国,还不如上一个世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地位高呢。

不过,这些都不是林在山在意的,他最在意的是,这个世界的华语音乐版权保护意识比他之前生活过的世界更差!

林在山在上一世是搞音乐的,是正经的音乐学院科班出身,他很在意音乐版权保护这方面的事。

然而令他心寒的是,这个新世界的流行音乐圈环境比上一世更加恶劣和残酷!

这边的时间才发展到2007年,科技水平和上一个世界差不多,互联网公司正在迅速崛起中。

随着互联网越来越深入人们的生活,免费的东西越来越多,盗版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在磁带和CD光碟时期,这个世界的流行音乐圈就被盗版糟蹋过一次,随着互联网免费时代的到来,这个世界的华语流行音乐圈更是遭遇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这边的华语音乐圈又没有出现像周董这样跨时代的音乐天才,以至于整个圈子都陷入了死气沉沉的局面。玩音乐的人都被饿出了圈子,只有很少的音乐人,还在努力的为梦想打拼着。

在这个世界的这个时代,出唱片的歌手变得寥寥无几,因为唱片根本就卖不动,在这边最顶尖级的歌手,只能卖出一二十万张的销量,连制作宣发的费用都赚不回来。歌手们出唱片纯粹就是在赔本赚吆喝、赚人气,等攒足人气再开演唱会来赚钱。

林在山穿越进的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名字也叫林在山,今年37岁,比林在山的真实年纪大了5岁。

这家伙可是个有故事的人。

1970年出生的这位原主,父母早逝,他是跟着爷爷一起长大的。

这小子从小就不太受管教,是那种典型的坏孩子。

这边的世界,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到90年代初期,是流行音乐黄金发展期,从西方传过来的摇滚乐曾风靡一时。

尤其是80年代中期时,这边的流行乐坛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摇滚盛世!

这位原主林在山,正赶上了摇滚大潮,15岁他就退学玩乐队了。

1986年,16岁的林在山以一曲《麦田》,红遍大江南北,成为了让华语乐坛为之一振的摇滚新势力!更被盛赞为摇滚天才少年!

当年最大的唱片公司——箭靶,重金签下林在山,并为林在山量身打造了同名的白金唱片《麦田》。

《麦田》是这边世界华语流行音乐史上第一张销量超过五百万的纯摇滚专辑,更在1987年时进入了流行专辑销量榜的前十名。

林在山的风光一时无两!

然而,有很多天才都是灵光乍现型的,他们刚出道的那一刻,往往就是他们最闪耀的一刻。

林在山就是这样的典型。

对于一个正处在青春叛逆期的17少年来说,巨大的财富和荣耀突然而至,让林在山一下子就迷失了自我。

就像当年很多玩摇滚的老炮儿那样,林在山迅速成名后,亦迅速沉迷在了酒精、药品和女人之中无法自拔。

天生性格乖张,不受管束,谁的话都不听,自恃孤高的这位少年摇滚天才,很快就被唱片公司给放弃了,他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