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的自黑 5000+

“不必在外面守夜,本王是仁慈的,你今天受了伤,本王特赐你在卧室内守夜,睡的地方可以随便选,包括本王的——床榻!”

端木孤辰的这句话传来,叶无心的腿一抖,差点没骨气的跌到地上去,狼狈的扶着椅子的扶手站稳,嘴角早已抽.搐连连洽。

本王是仁慈的?他要是仁慈,大街上丧心病狂的杀人犯都可以被称为替天行道。

特赐你在卧室内守夜!

特赐?如果只听到这俩字,或许还能让人心情愉快些,可是,不管在哪里,那还是守夜。

最最最……最过分的就是,最后一句钤。

睡的地方可以随便选,包括本王的床榻!这句话怎么听怎么暧昧,不过,她可不会把他的这句话联系到端木孤辰对她感‘兴趣’的事情上。

什么守夜,根本就是变相羞辱。

好一会儿后,叶无心才从震惊中恢复了理智。

站稳了身体,叶无心睨了端木孤辰一眼,打趣的问:“王爷对每一位守夜人都是这般仁慈吗?”

说着,还故意戏谑的眨了眨眼,纤白的玉手指向他床榻的方向。

“还允许别人睡在您的榻上?”

守夜人大多是男人,男人跟男人,月下秉烛,同榻夜谈……啧啧,这端木孤辰的口味好重!

明白了叶无心话中的意思,端木孤辰也不生气,温柔的笑了。

“原来无心你有这种癖好!”

叶无心脸上的笑容倏失,混蛋,把皮球又踢回来了。

鼻子中逸出一声哼:“我可没有王爷您那种癖好,王爷您还是自个儿收着吧。”

“无心~~”端木孤辰轻轻的唤着,目光从未有过的柔和。

心弦似在瞬间被拨动,平静的心湖中泛起了层层涟漪,但是,她表面上仍倔强的佯装如无事人般。

“王爷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如果要说的话,就快些说。”她口气不善的催促,眼中写着不耐。

“本王只是试探无心你的伤势,现在看来,你中气十足,今儿个晚上守夜,明天并不会有大碍!”

嘴角垮了一下,就知道端木孤辰这个人不安好心。

刚刚的那一声温柔的唤,竟令她心猿意马,当真丢脸。

她现在百分之百的确定加肯定,她绝对不会成为喜欢上他的那个倒霉蛋。

“王爷尽管放心,我比你更加珍惜我自己的身体,而且,就算明天早上我的身体怎样,我也不会因此赖到王爷您的身上。”

“既然如此,本王就放心了。”

他脸上那抹释然,似乎真的放心了般。

不知为何,看到他脸上的那抹释然,她的心底更不快了起来,莫名的烦躁。

她刚准备提议要出去守夜,却见端木孤辰往旁边走去,端木孤辰床榻旁的地上被用一块白色的布盖着,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

进门的时候,她就发现了床榻旁边的异样,当时心里疑惑,就是没有问出来,看到端木孤辰走到那个方向,叶无心知晓端木孤辰是打算揭晓答案。

她心里这样想着,果然看到端木孤辰动手掀开了那块白布。

叶无心在心里小小的期待着,那不会是什么有趣的东西吧?

然,白色的布掀开,叶无心一瞬间愣住,死死的盯着那里。

期待在瞬间泡汤,什么有趣的东西?她对他期望太高了。

簇新的被褥,整齐的叠着放在那里。

看到那些东西的瞬间,叶无心明白了过来,脸也垮了下来。

“你弄这些东西是?”她心里期待着,不是她心里想的那样,一定不是。

“你今天守夜,就睡在这里!”端木孤辰一句话,打碎了她的幻想。

果然是这样!

原来,他是早就已经预谋好了的。

她只盼着能离他多远就多远,现在让她睡在他的旁边?

别开玩笑了。

“我待在外面就可以,不必让王爷这么麻烦,再说了,我睡在这里,也会妨碍到王爷您。”

“会妨碍到本王?”端木孤辰挑眉。

叶无心不惜自黑:“对,我半夜睡觉会打呼噜,还会说梦话,严重的时候还会梦游!”

“真的?”端木孤辰半信半疑。

看他的表情,已经相信了一半,叶无心不禁暗暗窃喜,努力的继续自黑。

“没错,我在相府的时候,曾经有一次梦游,还跑进了爹的房里,拿着剑去刺我爹呢,幸亏当时我爹发现了,才躲过一劫。”她非常认真的自黑。

相信吧相信吧!她已经这么努力自黑了,而且表现得非常真诚。

“这件事,似乎从未听人说过。”

看来是相信了,叶无心暗暗的松了口气。

“这种事情,属于家丑,所谓家丑不可外扬,王爷您没有听过那也是正常的。”叶无心优雅的笑答。

“原来如此。”端木孤辰异常严肃的点了点头。

苦恼了吧,现在是不是很后悔娶了我了?

“所以,为了王爷您的安全着想,我就把这些东西搬到屏风外面去,这样半夜王爷您就安全多了。”叶无心非常热心的提议。

这些被褥起码比外面的那个蒲垫要好多了,有了这垫子,她晚上还可以睡个好觉,真是太好了。

灵黠的美眸闪动着阴谋得逞的光亮。

不过,端木孤辰很快又一句话打破了她的幻想。

“你刚刚也说了,既然是家丑,便不可外扬,若是你半夜突然跑出了星辰阁,让他人看到了,岂不丢本王的面子?”

轰的一下,一道雷在叶无心的头顶劈过。

“那……那个,我刚刚说的是王爷你的安全问题。”

“难道你没有听说过,面子大于安全?即使冒些危险,也不能丢了本王的面子。”端木孤辰一本正经的解释。

点似乎跑的太偏了。

“我刚刚的意思,你可能会没命的。”叶无心眯眼又道。

“只是可能,况且,你从出生到现在还没有因梦游杀过一个人,不是吗?”端木孤辰温和的一字一顿又道。

“……”叶无心感觉到自己刚刚似乎在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又重又疼。

看叶无心吃瘪的说不出话来,端木孤辰好看的剑眉轻扬,以轻快的语调嘱咐:“既然如此,还是你在本王身边,本王觉得更安心些。”

叶无心的下巴彻底掉地上。

他的话已落,她再想说什么已经于事无补。

她愤愤的走到那地上铺着的被褥旁。

赌气的她,翻身拉着被子盖在身上便躺了下去,由于动作幅度过大,牵扯到她头上的伤,疼的她龇牙咧嘴直抽气,好一会儿才缓和了。

“我现在已经躺下了,王爷你也早点睡吧,不过,半夜的时候您千万不要睡的太沉,否则,半夜发生了什么事,我可不负责!”睡下了的她,还不忘冲端木孤辰提醒。

“这是自然!”端木孤辰笑答。

鼻子里哼了一声,气呼呼的阖上眼睛,不再与端木孤辰说话。

端木孤辰笑看叶无心因怒双腮鼓鼓的可爱模样,忍不住笑着勾起了嘴角,碧色的瞳眸中蕴着几分宠溺。

可惜,赌气的叶无心,紧紧的阖上眼睛,并看不到他的眼神,更不知晓他的心情,她只是在心里将端木孤辰从脚到头、从外到内诅咒了一遍。

夜越来越深,星辰阁内的灯已熄,只有外面月亮的光影投在窗子上,洒在房间内。

微亮的月光,依稀照映出星辰阁内的物什,叶无心同端木孤辰两个一个在榻上一个在地上。

夜很静,星辰阁二楼的卧室内,原本翻来覆去的叶无心,在夜渐深时,终因困倦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