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玉镯来历 5000+

经过叶无心早上去了帐房一趟之后,整个王府里的丫鬟和下人们对叶无心的态度有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

以前那些丫鬟和下人,看到叶无心会恭敬的行礼,只是因为她王妃的身份,背地里不知道说她些什么。

如今,有了裴贯中的撑腰,那些丫鬟和下人对叶无心不仅是恭敬,还有畏惧,背地里也无人再敢说她的坏话。

仅从那些人的眼神,叶无心便可辨出那些对她是真恭敬还是假恭敬钤。

他们一下子态度变了那么多,聪明的叶无心也感觉到不对劲,偶然听到两个小丫鬟在谈论早上帐房发生的事情,还互相提醒对方,以后不许再说她的坏话。

这时,叶无心才知晓,原来是裴贯中的功劳。

本来……她身为萧王府的王妃,被他人尊重那是理所应当,可如今看来,她的地位还不如那裴贯中,这些丫鬟和奴仆都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会对她恭敬。

所谓的强龙难压地头蛇,就是这个道理吧。

不得不说,她这些日子在王府里也没有什么大的建树,他裴贯中对她的态度怎么会突然有了这么大的转弯呢?这件事令叶无心百思不得其解。

端木孤辰被兵部的人唤去,叶无心便一人无聊的在花园凉亭中坐着打发时间,一眼瞟见三黄路过,她命跟在她身侧的桑枝将三黄唤了过来。

三黄见是叶无心,便立即跑了过来,恭敬的向叶无心行礼。

“王妃娘娘!”

“得了,你知道我不喜欢这些虚礼的!”叶无心笑道,端起面前石桌上的茶杯抿了口茶。

“王妃娘娘,不管您喜不喜欢,有礼总是好的!”三黄非常好奇的问了句:“不过,不知王妃娘娘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叶无心放下茶杯:“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

三黄心慌了一下,连忙赔笑:“没有的事,只要王妃娘娘您一句话,不管我正在做什么事,都会放下来,听候王妃娘娘您的差遣。”

“真不知你这句话是真是假?”叶无心慵懒的一只手支着下巴,另一只手漫不经心翻着茶杯的盖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划动杯子里茶水上浮的茶叶:“就怕只是哄我开心罢了。”

这么说来,她叶无心找他就是有事儿了。

“王妃娘娘您是要嘱咐我去办什么事儿,还是要问什么事儿?”三黄直接挑明,被叶无心这样悬着心,他着实承受不住,干脆直接了当的问。

“嗯,事儿不大,不过,我想听实话!”叶无心说出了唤他的来意。

“王妃娘娘您尽管问,只要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三黄放出豪言,一派大义凛然之态,表明了自己的决心。

‘噗哧’一笑,叶无心的心情转好了些:“你只要老实回答我的问题就成,放心吧,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他还真怕她会问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既然不是什么大事,那他便放心了。

“王妃娘娘,您就问吧。”

“关于你二叔,你知道的事情有多少?”

“二叔?那要看什么事了。”叶无心不会是又想整他二叔了吧?“我二叔最近似乎没犯着王妃娘娘您,您这是……”

不仅如此,裴贯中还非常热心的让整个府里的人都忠于她,这样好的下属往哪里找?

叶无心白了他一眼。

光看他的眼神,听着他那略微发慌的语调,就知道这三黄想歪了。

这三黄将她当什么人了?

“我只是想问你一些事情,你不必紧张。”

“我没紧张。”

“没紧张你的腿抖什么?”叶无心低头睨向三黄微微发抖的左腿。

三黄尴尬一笑,连忙以手压住自己的左腿,不让自己的腿再抖。

“我的这条腿有些毛病,没事儿的时候它自己总是抖!”三黄胡乱找了个理由,不忘讨好的道:“不过,平时替王妃娘娘您跑跑腿什么的,还是可以的,有什么跑腿的事情,王妃娘娘您也尽管可以找我。”

“别岔开话题,我现在是要说你二叔的事!”叶无心正色的提醒他。

躲不过,只得硬着头皮面对,他无耐的叹了口气。

“不知王妃娘娘您要问的到底是什么呢?”

“关于最近,你二叔对我的态度突然转变,其中的真正原因,你是不是知晓?”叶无心眉梢一挑,问出了心中所惑。

“这个呀,当然是因为……”三黄脱口就要说出叶无心镯子的事情。

可是,话到嘴边,望着叶无心那张脸,他的话却是无法再脱出口。

虽然罪魁祸首是裴贯中,可是,说出口的会是他,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他不会做。

“嗯,是因为什么?”叶无心眯眸,话说了一半他居然不继续说下去了。

“没有因为什么,大概是二叔觉得王妃娘娘您人特别好,所以才会这样。”

“我要听实话!”危险的双眼狠狠的剜向三黄,里头夹带着阴恻恻的杀气。

三黄浑身抖了两下,叶无心的表情太吓人了。

身体一抖,实话也被抖了出来。

“二叔会对您这般恭敬,实际上是因为您腕上的镯子!”照理说,依叶无心的聪明才智,应当早就猜出来了才对,现在还非要通过他的口说出来。

叶无心的眼睛纳闷的眨了眨,不明所以。

“你刚刚说是因为什么?”不是她没听清楚,是她不敢相信。

三黄无耐的指向叶无心左腕间的那只碧玉镯。

“王妃娘娘,当初王爷送您这只碧玉镯的时候,难道他没有告诉您这只碧玉镯的来历吗?”

“来历?”低头看了看那只通透的镯子,怎么看都只是一只普通昂贵的镯子,她并没有发现其他的。

三黄拍了拍脑门。

“王爷不会没有告诉过您吧?”

她那天在端木孤辰的榻上醒来,这镯子就已经套到了她的腕上,她又怎么会知道这镯子的来历?

而且,这镯子会有来历?

叶无心皱眉:“到底是什么?说清楚!”

看来,这端木孤辰一点儿也不会送东西嘛!三黄心里想着。

于是乎,三黄只得充当解说员,将之前裴贯中曾经对他说过的那些话,一五一十一字不落的全部抖给了叶无心。

直到三黄的最后一个字音落下,叶无心仍然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她没想到的是,这只镯子竟然是端木孤辰的父王送给他母亲的定情信物,那端木孤辰给她这镯子的喻意不言而喻。

叶无心愣住。

“你说的,都是真的?”她呐呐的问,眼睛盯在那玉镯上,久久无法移开。

“当然是真的,这都是我从二叔那里听来的,一定没错,而且,二叔在看到您腕上镯子之前和之后的态度,那脸变的比翻书还快!”三黄夸张的形容。

叶无心的嘴角微微抽搐。

三黄以为叶无心是被端木孤辰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