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不准跟过来! 8000+

“就在这里用吧,我都帮你端来了。”

叶无心冷不叮的一句话,令端木孤辰和松节两人同时向她的方向看去。

这时,叶无心已经踏过了门槛,然后冲身后招了招手。

随后,青果便端了托盘进来。

松节忙向叶无心作辑:“王妃娘娘。铌”

“松节,快起来,不用多礼。”叶无心笑着扶了一下松节。

松节受宠若惊的退后两步:“多谢王妃娘娘!”

末了,叶无心笑着迎向端木孤辰的眼睛:“王爷,你不用去偏厅了,我特地把你今天的晚膳给端过来了!桊”

端木孤辰面无表情的与她对视,嘴角止不住的抽搐,中午的那一幕,他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数十只羊,将他包围在中央,她得意的笑着一边抚着那些羊一边向他招手,这一幕,一直在他的脑中挥之不去,最过分的还是长孙千里。

“不需要,松节,你……”端木孤辰冷硬的嘱咐。

松节心里刚有诧异,这边叶无心热心的打断了端木孤辰的话。

“我都已经端来了,何必那么麻烦?松节,这儿没你的事了,你出去吧!”叶无心威严的冲松节喝令。

“是!”听主子话的奴才是好奴才。

“松节,本王让你出去了吗?”端木孤辰阴鸷着嗓音,危险的唤了一声,半眯的碧眸携带危险的光芒。

吓!这表情太吓人了。

“王……王爷,小……小人只……只是……”

“近侍也是人,他也该用膳,你快去用膳吧,我已经嘱咐膳房,如果你在一刻钟内不去用膳,今儿晚上你就可以不用吃了!”叶无心一本正经的提醒。

太太太……太过分了!

松节欲哭无泪的站在原处,一双幽怨的眼望向端木孤辰。

后者脸色漆黑一片,濒临发怒的边缘,松节心里着急,却又无可奈何。

当奴才的太不容易了。

看不得松节那不争气的委屈表情,端木孤辰嫌弃的挥了挥手。

“你下去用膳吧。”

苍天开眼了呀,松节差点就想跪在地上拜谢天地。

“是是是,小人多谢王爷!”声音是愉悦的,比端木孤辰赏了他银子还高兴。

说完,松节迫不及待的奔出房门,叶无心从膳房出来到现在恐怕已经大半刻钟过去了,再迟一些的话,他晚上就要饿肚子了。

瞧着松节那飞快奔跑的模样,叶无心掩唇偷笑了一声。

这松节也太没骨气了点,也就是这样的人才能跟在端木孤辰身边这么久。

“民果然还是要以食为先!”

“你那些话是诓他的吧?”端木孤辰一针见血的指出。

叶无心回头露出招牌的甜美笑容。

“王爷,您怎么能这么说呢?这不叫诓,这叫……”灵动的美眸眨了眨:“善意的谎言!”

什么歪理到了她的嘴里,全部变成了真理。

不想与她耍嘴皮子,端木孤辰脸色缓和了些,恢复了惯有的温和。

“你不是送晚膳的吗?还不摆上来?”

“快,青果,把晚膳摆上吧!”叶无心这才想起了正事,赶紧给青果让了路,心里开始幻想端木孤辰赞美她的语言。

只等着端木孤辰用过之后,她能听到。

“是!”

青果不慌不忙的端着托盘移到桌旁,将托盘上的那些菜,一一的端到桌子上,待摆完之后,打开了上面的盖子便退了出去。

晚膳时间,端木孤辰也确实饿了,见菜摆了上来,他便移到桌边。

叶无心看到他坐下,亲自拿了筷子递给他。

见她只递了一双筷子过来,托盘上并没有第二双。

碧色的眸子狐疑的转动了一下,刚开始……他还以为她是因为想赔罪,所以与他一起用膳,看来是他想太多了。

拿起筷子,刚要伸向桌子上的那些菜,却见叶无心仍然站在那里,并没有离开的打算,端木孤辰更疑惑了。

“晚膳送完,你不回去用晚膳?”

叶无心笑眯眯的挥了挥手:“不急不急,我先等你吃了两口之后再回去。”

她现在心里急迫的想等待一个结果,现在回去可就太早了。

看来,她真的只是来道歉的。

想到这里,端木孤辰便看向桌子上的菜。

今天的厨房是怎么回事,每一道菜都烧的很奇怪,不单单是颜色奇怪,刀法也很奇怪。

比如那个麻婆豆腐,居然炒成了渣!

比如说那道糖醋鱼,鱼肉一面黑另一面好像还是原色,难道是新的烧法?

还有宫保鸡丁,感觉跟以前的颜色不太一样?

红烧茄子,茄子被切成块,大小不一,闻了一下,里面居然有酒的味道。

最后说那碗翡色汤,汤色清澈,里面飘着几片菜叶,倒是看起来很清淡,是这些菜里面唯一颜色过关的。

不过,这些菜都是他平时爱吃的,想来这是厨房弄的新花样。

不疑有他的拿起筷子,朝茄子夹去。

刚刚吃了一口,即发现了不对劲,茄子里面如他闻到的般,放了酒,还放了……糖?

好看的剑眉轻皱了一下,立即将筷子移到其他的菜之上。

但是,尝了一圈下来,宫保鸡丁的鸡,内脏没有处理干净,里面没有放盐就不用说了,糖醋鱼根本就是一面烧焦一面没熟,过分的是鱼鳞没刮,至于麻婆豆腐,那豆腐里有泥土的味道,最后……那个翡色汤里面根本没有加任何调料。

而叶无心站在一旁,一直观察着端木孤辰的表情,一心等着端木孤辰的称赞。

看着端木孤辰越来越阴郁的脸,叶无心的心里直打鼓,味道大概一般吧!

果然,她这第一次做次,还是对自己期望太高了。

她心里这样想着,心里不免越来越失望。

然喝到最后,端木孤辰便怒了,一双筷子拍在桌子上。

“青果!”一声怒喝响起。

“奴婢在!”青果连忙进门,恭敬且响亮的回答。

“马上去把今天的厨子唤来。”

“这……”青果为难的望着叶无心,犹豫着要怎么开口,端木孤辰那表情,明明就是在发怒嘛。

“这什么这?本王说的话你没听明白,还准备让本王说第二次吗?”本来中午的事情他还怒着,这一次连厨房也敢给他难堪了。

“奴婢不敢,只是……”青果想了一下,还是没敢把叶无心供出去。

叶无心的脸早绿了。

看端木孤辰那么恼,已明白其中原由,不忍让青果为难,她直接站了出来,理直气壮的回答:“不用去唤了,人现在就在这里!”

“在这里?”端木孤辰因怒并未多想。

叶无心指着自己的脸:“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我!!!”

‘就是我’三个字刚刚传来,端木孤辰一时未想到,脱口怒道:“这么难吃,明天你可以不用来了!”

端木孤辰的话音才刚落,倏的反应过来。

“你刚刚说什么,你说你……”

叶无心也恼了,委屈的紧咬下唇,双手紧紧握起,因她的手背被刀划破了几道口子及油烫的红肿,刚握了一下,便疼的她松开,不敢再握住。

“对,就是我,如果你不想吃的话,直接说,不用这样羞辱人!”恼怒的吼完,叶无心便转身奔了出去。

端木孤辰愣在原处。

眼见叶无心奔了出去,青果心里也急了。

顾不得自己的身份,冲端木孤辰指责:“王爷,您太过分了,那些菜是王妃娘娘的心意,为了做这些菜,王妃娘娘整整忙了一个下午,切菜的时候,手被割伤了好几次,炒菜的时候,手也被烫了许多次,就算再难吃,您也不用说的这么难听吧?”

不顾身份的说完,青果便忙跑出去追叶无心去了。

为他做的?

面对青果的指责,端木孤辰竟是说不出一句话来,低头看着满桌的菜,端木孤辰眸底闪过复杂的情绪。

这些是她亲手做的?

刚才她的手一直掩藏在衣袖下,刻意没有露出来,原来是受伤了。

怪不得刚刚她靠近的时候,他闻到了她身上浓重的油烟味,他还以为她只是去过厨房的原因,只是,如果只去过,油烟味不会那么重。

现在才发现,原来他忽略的东西太多了。

看着桌子上的那些菜,端木孤辰忍不住伸出筷子继续向菜夹去。

夹了一筷了,送入口中。

这是叶无心亲手做的。

但是!

才刚放进口里,端木孤辰还是吐了出来。

感动归感动,可还是太难吃了。

他心情愉悦的冲门外唤道:“来人哪,去膳房重新端些晚膳来。”

“是!”书房外的守卫忙应着。

叶无心因怒,出了前院的书房后,气冲冲的奔到了花园附近,月光下的她一路奔走一路怒骂:“什么嘛,就算我做的菜这么难吃,有必要这么羞辱我吗?”

一边骂一边踢着地上的石子。

暗处,雷嘲笑着叶无心,忽地,他发现不远处一名黑衣人拿着一枚暗器对准了叶无心。

雷皱眉,立即悄悄向那人靠近,那人却快一步发现了雷,赶紧转身逃开。

想逃?我看你能逃到哪里去。

雷哼了一声,马上追了上去。

“说我做的菜难吃,有本事你自己做一道试试,你这个混蛋!”另一边,叶无心还在骂着。

伴随着最后一个音落,叶无心火大的用力踢着地上的一颗石子,那颗石子随着她那一脚踢起,竟一下子飞向了远方。

一声‘哎呦’声响起。

坏了,闯祸了!

她只顾着自己发泄,忘了这路上还会有人经过。

透过月光,叶无心依稀辩出对面大约十来米处站着一个人,他抱着头弯腰蹲在地上。

看来是将人砸的很重。

天性善良的叶无心,自责的忙跑上前去。

“对不起对不起,你被砸到哪里了,快让我看看!”

她赶紧拉开对方的手,看着对方的伤口。

刚刚拉开对方的手,便看到对方额头上的一块血口子,在他的右手心里,还捧着刚刚她踢出的那颗石子。

还很严重!

叶无心的心里更加内疚了。

“伤的这么严重,对不起呀,我这就让人给你请大夫!”叶无心紧张的道,深怕那疤在人家的额头上留下疤痕。

“王妃娘娘,小人的伤并不要紧!”对方看似受宠若惊的唤住了她。

“什么不要紧,要是处理不好了,会破相的,到时候找不到娘子,你再说紧张就晚了!”叶无心瞪了他一眼。

“真的不用,小人回去自己上些药就成了!”

“那不行!”叶无心一把拉住了对方的手腕,然,她的眼睛才对上对方的脸,一下子讶异的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对方的脸:“是你!”

“王妃娘娘还记得小人?”

叶无心的手仍紧抓着对方不放,疑惑的眼在对方的脸上扫了一圈。

一样的漂亮娃娃脸,正是她前几天在刑部大牢里见到的那位娃娃脸狱卒,因为这张脸像极了她的一位小师弟,一位她十分喜爱的小师弟,所以还想着以后再到刑部大牢去探望他。

没想到,今儿竟在这王府里遇着了他。

“你不是刑部大牢的狱卒吗?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她最疑惑的地方。

“回王妃娘娘,小人并不是狱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