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跟她开口 5000+

一天上午,端木孤辰因边关突然有紧急的事,被皇帝唤去了皇宫,桂香和桑枝两个则在梅园里绣着枕头套,叶无心在旁边看了好一会儿,心里痒痒也想绣绣看。

可惜,她拿着针绣了那么几针,便在她的手指上扎了好几个血针眼,吓得桂香和桑枝两个不敢再叫她拿针了。

后来,桂香和桑枝两个非常纳闷的在那里小声嘀咕,以前的叶无心可是很善刺绣的,叶无心尴尬称自己的手指不舒服,便自己一个人跑去花园里闲逛了钤。

花园里百花盛放、鸟语花香,空气清新怡人,比花园外要凉快了许多,是个避暑的好地方洽。

转了一圈,当她来到假山旁时,一人忽然从假山里面走出来,拦住了叶无心的去路。

叶无心只顾往前走,没有发现那突然冒出来的人影,竟是一下子撞了上去。

来人将她一下子抱了个满怀。

感觉撞到了人,叶无心歉疚的欲后退道歉,对方的双臂却突然用了些劲抱紧了她,从臂力上看,是一名男子。

在对方做出猥琐的动作后,叶无心脸色大变,用了好大力气才将对方推开,脸上已带了分不悦。

抬头间,叶无心方看清了那大胆抱住她的登徒子,对方嘴角的笑容,令她生气的突然抬脚,狠狠的踢向他的腹部。

而端木风藤也不还手,任由她踢中自己的腹部,身体被她那一脚踢飞了出去,后背重重撞在了假山的岩石上,端木风藤发出一声闷哼后,身体便重重的跌落在地上,他狼狈的趴在地上,‘噗’的一声,竟吐出一口鲜血来。

叶无心皱眉,这端木风藤竟然乖乖的让她踢,倒真是意外。

正待叶无心准备上前两步警告端木风藤时,一道黑色的人影却是更快的出现,挡在叶无心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王妃娘娘,还请您手下留情!”雷那张.万年不变的寒冰脸写着警戒。

眉尖蹙紧,叶无心的眼角一下子瞥到地上的端木风藤侧脸露出嘲讽之色,她心里大惊。

坏了,刚刚她上了这端木风藤的当了,他是故意让她踢,以引得雷出来,而她恰好中计,只怪自己刚刚没有看出来。

地上的端木风藤艰难的爬了起来,脸上露出几分痛楚之色,着急的劝说着雷。

“雷,不要怪大嫂,是我自己突然冲出来,大嫂情急之下的反应情有可原,我没事的,这件事,你千万不要告诉大哥!”端木风藤一边说着,一边擦掉嘴角的血,眼睛看向叶无心时,露出几分畏惧之色。

这个卑鄙小人!

叶无心恨不得现在再狠狠的给他几脚,送他去见阎王,她这辈子最见不得这种无耻小人,那可恶的嘴脸直教人恶心。

因为太过愤怒,叶无心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将几分怒意露在脸上。

端木风藤对叶无心的畏惧,更激起了雷保护他的冲动,人嘛,都会下意识的保护弱者,在叶无心和端木风藤之间,雷自然而然的将端木风藤看作了弱者,叶无心的那一脚是最好的证明。

“二爷,刚刚的事情,属下看的很清楚!”雷回头看了一眼端木风藤,然后凌厉的目光带着责备的望向叶无心,一字一顿:“请王妃娘娘向二爷道歉!”

“雷,大嫂刚刚只是无心之举,你不要为难大嫂!”端木风藤着急的劝着。

叶无心冷眼旁观,端木风藤这个不要脸的无耻小人,将无耻行径表现到极致,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她不生气,只是站在旁边静默的观察着端木风藤如小丑般的在她面前表演。

但是,她这样漠视的态度,让雷更加为端木风藤抱不平。

雷胆大的重复:“王妃娘娘,请您向二爷道歉!”

好一个雷,之前就一直对她不满,现在还敢当面指责她。

“我没有错,为什么要道歉?雷,下次你在站出来之前,先用你的脑子想一想!”叶无心冷漠的斥责。

雷的表现也让她失望,他只看到她踢了端木风藤一脚,就没有看到端木风藤对她无礼在先,同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这是他第三次对她动手,她才会对他动脚。

雷身后的端木风藤突然捂着腹部蹙紧眉头,口中发出一声痛吟,似乎很痛苦的模样。

可真会装,可那个白痴的雷却也买帐。

“属下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二爷只是不小心挡住了您的去路,您就将他打成内伤!”雷严词指控叶无心。

叶无心嘲讽的别过头,不是她的错,她绝对不会认错。

她的倔强被雷看成了死性不改,之前还觉得叶无心是非常知书达理之人,现在看来,是他看错她了。

端木风藤眼角闪过一抹精光,先是叹了口气,咳了两声之后,才用听似非常虚弱的声音示弱劝说着雷:“雷,这件事是我的错,不该拦住大嫂的路,大嫂将我当成了坏人也情有可原,你就先退回去吧,不要再说了。”

“二爷,您不要替王妃娘娘解释,属下刚刚看的真真切切,是王妃娘娘打了您。”

“雷,你还是先退下吧。”

“不行,属下离开之后,难保王妃娘娘会再动手,到时候……”以雷对叶无心的了解,叶无心是一个嫉恶如仇且有仇必报的人,而且是当场就报。

“不会的,她是我的大嫂,不会对我怎么样的。”端木风藤瞟见叶无心扫射过来的冷鸷目光,连忙小声打断了雷。

“可是……”

“你刚刚都这样说了,大嫂也一定不会再对我下手的,因为我没有惹到大嫂呀,不是吗?”

听得端木风藤这样说,雷的表情缓和了些,但是,他看向叶无心的目光仍充满了警戒。

“属下先告退,但是,属下一直会在旁边保护王妃娘娘和二爷的!”雷离开之前丢下这么一句,还特地向叶无心瞟去一眼。

走时鼻中逸出一声冷哼!

叶无心的心里想着,这雷的言下之意,说是在旁边保护,实则是监视她,免得她再对端木风藤动手。

待雷离开之后,端木风藤装模作样的向叶无心作了一辑。

“刚刚冒犯了大嫂,还请大嫂不要生气!”

叶无心双臂环胸,嘴角含着几分鄙夷的看向端木风藤。

“人都已经走了,你可以不用装了!”

端木风藤缓缓起身,身体微侧了几分,正好将自己的脸背对着暗处的雷,而背对着雷的他,那张有几分俊美的脸上透着几分邪气,嘴角依旧还挂着一丝血痕。

他用手背又擦了一下,垂首看着手背上的血渍,他邪恶一笑。

“不过,大嫂的那一脚还真够狠的。”

凉凉的扫他一眼。

“还是不够狠,如果我真的狠,就该一脚结束了你的这条命!”不知现在后悔还能不能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