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是他的孩子? 10000+

豆子失踪了,这件事很快传到了端木孤辰和封凌霄的耳中,这件事非同小可,大家都非常重视,一时间,原本还对峙的西楚和北齐两方人马,立即加入了寻找豆子的行列洽。

刘大富逃出了山洞之后,他便偷偷溜到了自己的家中,在厨房里偷了一些吃的,又在家里的柴房里睡了一晚之后,如过街老鼠的他,打算天亮了就出发,这才天亮了,就看到了端木孤辰和封凌霄派出的人马。

慌不择路下,他跑进了一个小树林,树林中,他看到了树林中的一户人家,心里想着去那里躲躲。

在那户农家的门前,竟然有一伙人正遣进那户人家的院子,那户人家的孩子放在了院子里的摇篮中,因为听得有动静,一下子啼哭了起来。

刘大富眼睁睁的看着那伙人,他们其中一人残忍的用剑将小孩的襁褓刺穿,原本还啼哭不已的孩子,瞬间停止了哭泣。

那一伙人个个身着黑衣,行动敏捷,而且手法很是精准钤。

这对夫妻刘大富恰好知道,是很低调的一对平凡夫妻,平时很少跟村子里的百姓打交道,干活却很勤恳。

婴儿死后,屋子里出来一对夫妻。

在刘大富眼中非常平凡夫妻的丈夫,竟然是个武林高手,身手奇快的与那些黑衣人对打。

就在这时,那妻子看到自己的孩子被杀,便拔出了孩子身上的剑,欲去杀那帮黑衣人,却被黑衣人无情的一剑穿心杀死。

“娘子!!”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丈夫奔去接住妻子倒下的身体。

而那些黑衣人,趁着丈夫分心之时,一起将剑刺在丈夫的身上,丈夫的身体一下子被无数把剑刺穿。

丈夫也死了。

末了,刘大富以为这样已经结束了,没想到那伙黑衣人,竟然在丈夫死后,将丈夫的身体在原地用剑肢解,画面惨不忍睹。

还听到那帮黑衣人冲肢解的身体骂:“这就是叛徒的下场,以为这样就可以脱离组织了吗?”

看到这一幕的刘大富,忍不住呕吐出声。

那帮人听到了刘大富的声音,齐齐的朝刘大富的方向看来,刘大富吓得赶紧从原地逃走。

可惜,刘大富没有武功,刚走了几步,只觉心脏一凉,竟看到自己的身前一把剑穿了过来,上面还有鲜红的鲜血,那血是……

他自己的!

刘大富眼睁睁的看着那剑尖又消失,然后看到地面离自己越来越近。

他千不该万不该进这片树林的。

药庐

整整找了大半天,能派出去找的人都去了,可是,豆子还是不见人影。

药庐里的人都快要急疯了,特别是冷冰霜。

这五年来,冷冰霜是因为豆子才一直坚持了下来,如果没有豆子,早就已经没有了冷冰霜。

午膳的时间已过,冷冰霜回到院子里,在空荡荡的院子中,竟看到豆子满头大汗的坐在长廊下。

远远的看到冷冰霜回到院子中,豆子立马笑着冲冷冰霜挥了挥手。

“娘亲!”

是豆子的声音!

原来只以为那是她太相念豆子,出现的幻觉,一听到他的声音,冷冰霜一颗悬着的心悬的更高,她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豆子,感觉到豆子在怀里的实在感,冷冰霜一颗泪珠落在了豆子的颈间。

“太好了,豆子,娘亲终于找到你了。”

豆子感觉到颈间冷冰霜的泪珠一滴一滴的落下,他心疼的拍拍冷冰霜的背。

“娘亲,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终于清醒了过来,冷冰霜突然推开豆子,上下打量着豆子的身体。

“豆子,来,让娘亲看看,你有没有哪里不好?”

“娘亲,我没事儿的。”

“那你今天上午去哪里了?”

“我……”豆子迟疑着不敢开口:“其实没去哪里!”

豆子心虚的不敢对上冷冰霜的眼睛。冷冰霜不容许豆子回避问题,双手捧着他的脸,严肃的冲他质问:“告诉娘亲,你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去私塾?”

“这个……”

“说!!!”

看实在瞒不过了,豆子只得吞吞吐吐的说:“其实,昨天木头大叔家的缸是我砸坏的,今天我去给他道歉修缸了。”

“这件事我知道!”狠狠的剜他一眼:“你木头大叔说你修完缸就离开了,这两个时辰的时间你去哪里了?”

豆子的表情更可疑了,头低的很低。

“娘亲,这件事,我说了的话,你要先答应我不要生气。”

深吸了口气,平稳了一下心绪。

“好,娘亲答应你,娘亲不生气,不过,你要是不说的话,娘亲现在就会生气!”冷冰霜冲豆子露出了一个甜美而又危险的笑容。

这笑容笑的豆子感觉到头皮发麻。

不过,他还是乖乖的出声。

“就是前几天,那天我晚上醒来起夜,看到娘亲你还在看医书,自言自语说,要是能找到最后一个草药的话,就大功告成了!”

“草药?”

豆子点点头。

“娘亲你去拿东西的时候,我溜到你的房中看了一眼,发现那棵草药,跟我之前在山上看到的一株草长的很像!所以我就……”

豆子一边说,一边把身后的一株焉巴巴的草拿了出来。

看到那株草,冷冰霜又是感动,又是心疼,还有一点点生气。

“娘亲,这个草怎么样,是不是跟你书上的草长的一模一样?”豆子感觉到冷冰霜的情绪好转,立马凑到冷冰霜身侧,小小的身体倚进了冷冰霜的怀里。

将那株洲草拿在手中,冷冰霜有片刻的欣喜,可是闻了闻后,却又失望的摇了摇头。

这株草她曾经见过,虽然也是很珍贵的药材,却不是她要找的那一种。

“这株草不是娘亲要找的,你有这份心,娘亲很开心,可是……”冷冰霜严肃的盯着豆子的小脸:“娘亲警告你,以后不许再逃课去……”

话未说完,冷冰霜敏感的发现豆子脸色异于平常的苍白,表情也有些不大对劲。

“豆子,你怎么了?”

冷冰霜立马把豆子欲歪倒的身子扶住。

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冷冰霜看了一眼地上的草,一下子反应过来,这草喜阴,而且是有瘴气的地方,豆子怕是吸了瘴气。

怕是豆子体力的毒气被激发了。

冷冰霜焦急的把豆子抱起来放进了榻上。

一刻钟后,豆子已经回到药庐的消息,便传到了稻香村每个人的耳中,每个人都非常高兴。

冷冰霜第一时间通知了封凌霄,让他来药庐一趟。

得知消息的封凌霄,心中欣喜的来到药庐中,冷月守在了药庐的门外,不许封凌霄之外的其他人进院子。

刚到房间,封凌霄即发现榻上的豆子,刚看到豆子的脸,封凌霄便反应了过来,即刻从自己的衣袖间掏出一个乌木盒子,然后从乌木盒子中拿出了一粒褐色的药丸给豆子服下。

吃下药丸不一会儿,豆子的脸色便好了许多,而冷冰霜也松了口气。

豆子总算活过来了。

每年,豆子都要受这样的苦一次,冷冰霜心疼却也没有办法。

为豆子盖好被子,冷冰霜头也不抬的坐在榻边守着豆子,身后的封凌霄站在那里也没有离开。

久久,封凌霄才开口:“豆子现在已经没事了,你可以放心了。”

“既然豆子已经没事了,皇上你也可以走了!”冷冰霜冷冷的道。

“冰霜,我知道你还为五年前的事情生我的气。”

“皇上,这件事我们这五年间已经说过不少次,现在我不想谈论这件事情,豆子现在需要好好休息。”

原本昏睡的豆子,在这时,眼皮下的眼珠子骨碌动了一下。

那边封凌霄忍不住又道:“冰霜,曾经那件事,是我的错,我已经想办法在弥补了,豆子的解药药方我给了你,至于你缺的最后一味药,我也在帮你找,你放心,总有一天,一定能找到那味药的。”

“总有一天?”冷冰霜冷笑着嘲讽:“总有一天是多久?没有人知道会是多久!而在那之前,我必须每年都要找你拿定期的解药,豆子才能保住性命!”

封凌霄自知理亏。

“只要你入宫,我可以……”

“不可能!”冷冰霜斩钉截铁的拒绝:“你知道我是不可能进宫的,我心里只有孤辰。”

“可是,你跟他不能在一起!”

“是呀!”冷冰霜抬头睨了他一眼,笑容里夹杂着几分讥诮:“皇上不是心知肚明我是为什么不能和他在一起的吗?”

一边轻轻握住豆子的小手,冷冰霜深凝着豆子安静的容颜,嘲讽的一字一顿说:“因为皇上说了,倘若我与端木孤辰在一起,你就不会再提供豆子的解药,是不是?”

“如果不是我救了你们,豆子现在也许已经……”封凌霄想为自己辩驳。

“也许已经?”冷冰霜冷冷的打断了他,依旧没有抬头:“如果不是皇上你当年故意设计,我和端木孤辰现在会是一对令人羡煞的夫妻。”

“我知道你这么多年一直在怪我,但是,我当年为了你,放弃了原本的计划,你知道我的损失吗?如果我当年没有放弃的话,现在他端木孤辰早已是黄泉之鬼!”

冷冰霜又笑了。

“那我就陪他,到了黄泉之下,我们俩人依旧是会令人羡煞的夫妻。”笑容陡变,冷冰霜转头眼中含恨的望着封凌霄:“我不惧死,却在乎豆子,当年端木风藤用药害我孩子,你用孩子的命来牵制我,你觉得,你跟端木风藤之流,有什么区别?”

“冰霜,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害你,我只是……”

“我也早就说过,你只是自私,只想着自己而已,如果我说我现在就跟孤辰走,你是不是会继续给豆子解药?”

面对冷冰霜的咄咄逼问,封凌霄最终仍是狠下心来吐出两个字:“不会!”

预料中的答案,冷冰霜嘲讽的收回目光。

“果然如此。”

“即使你现在回到端木孤辰身边,难道他就真的能与你在一起了吗?端木风藤还有朝廷能接受你跟豆子吗?”

“我与孤辰向来不惧他人言语,这么多年来,他在乎过别人的流言吗?只要我知道他爱我,以我现在的本事,你觉得端木风藤和那些朝廷的八股老臣,还是我的对手吗?”

封凌霄深吸了口气,有些担心的看着她:“你……想回到他身边?”

“皇上放心,只要豆子在一天,我都会留在北齐。”

封凌霄松了口气。

“我会一直爱你,总有一天,你一定会回心转意!”封凌霄自信的道。

冷冰霜又是嘲讽一笑。

“皇上,其实,你根本不爱我,只是因为我一直不屈从于你,所以你想让我顺从你罢了,贵妃娘娘很爱你!”

“但是,我爱的人是你,并不是她,怎能强求?”

冷冰霜挑眉:“同样的道理,我爱的是孤辰,也不是你,皇上既然知道这个道理,为什么就不能放了我?”

听了冷冰霜的话,封凌霄好一会儿的沉默。

然后封凌霄转身出门,离开之前丢下无情的一句:“我是绝对不会放了你的。”

说罢,封凌霄便离开了房间。

端木孤辰得到豆子回到药庐消息之后,马上也赶来了药庐,便听到封凌霄在冷冰霜房里的消息,他的心底里一阵嫉妒,也是一阵失落。

豆子是封凌霄的孩子,冷冰霜会先通知封凌霄回到药庐也很正常,突然发觉,自己与冷冰霜之间的距离似乎又变远了许多。

失落的端木孤辰想了一下,便跃至了对面一户人家的屋顶坐着。

伤口处仍疼着,端木孤辰一只手捂着伤口,独自忍受着伤口的疼痛,一道春风吹过,柔柔的拂在脸上,恰如一只温柔的手掌。

吹了一会儿的风,端木孤辰感觉心情好了一些。

当端木孤辰准备下屋顶去药庐中时,却突然听到自己所坐屋顶下那户人家的对话。

“你说这冷姑娘也真够可怜的,五年前有身孕来到我们稻香村,一个人把孩子扶养这么大,也不知道孩子是谁的!”

“嘘,皇上不是已经下了令,不许任何人把这件事说出去的?你不怕杀头了?”

“呃,我当然怕,现在我们是在自己家里说,能有什么事?”

“难道你不知道隔墙有耳吗?”

“唉呀,行了行了,你别说了,你赶紧去田里看看秧苗怎么样!”

“知道了,这不就去了嘛!”

屋里的一对夫妻说着就出门了,而坐在屋顶的端木孤辰却把这件事都听在了耳中。

刚刚他们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当年冷冰霜是有身孕来到稻香村的?难道……豆子是他的孩子?怎么可能……他的孩子在五年前的时候,明明就已经……

不管如何,他该向冷冰霜好好的确定一番。

封凌霄从房里出来,恰好看到端木孤辰来到,端木孤辰打算从封凌霄的身侧经过,突然一条手臂拦住了他的去路。

“西楚皇帝,冰霜和豆子现在都需要休息,不想让任何人打扰。”封凌霄冷冷的警告。

端木孤辰扫了他一眼,眸底蕴着怒意,片刻间恢复如常,俊容妖冶如斯,微笑的答:“北齐皇帝多虑了,我只是来看看的,顺便向无心辞行。”

“辞行?”封凌霄诧异。

“是呀!”端木孤辰深叹了口气:“我知晓现在无心无法再接受我,再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