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章 花园惊慌

说道这个沈良辰,龙夜爵跟唐绵绵心里都有些怪异的感觉。

这女人当初明明是苏世杰的女朋友,突然之间就冒充成唐绵绵在龙夜爵身边呆了几个月,若唐绵绵真的回不来,若龙夜爵稍稍愚钝点的话,恐怕这女人就会在他身边一辈子吧……

细思极恐,唐绵绵都惊出了一身冷汗,她急忙问道,“那司司呢?司司在那里吗?”

“在的在的,这阵子我一直在照顾司司,他都好好的,只是不知道南涧为什么要抓走司司。”李心念十分不解。

唐绵绵听到司司还好,心里稍稍踏实了一点,但越发的思念了,“南涧的心思没人能摸得准,我只希望不要殃及到孩子,她很无辜。”

李心念安慰她道,“司司是个有福气的孩子,他一定会没事的。”

“谢谢。”

两个男人一笑泯恩仇,正如君彻所说,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再则,他们现在可是一条船上的人,自然是要同心协力的。

李心念带回来的消息,稳固了军心,也让他们明白,南涧不是本着伤害他们而绑架人的,这可是让他们松懈一口气的好消息。

至于后面的原因,就只能等时间来解释了。

“看来计划应该取消了,等明天见过南涧,看看他的态度之后,再做决定。”龙夜爵分析之后得出了结论。

几人一致赞同。

本来决定行动也是迫于无奈,选择的下下之策,现在有了这个消息,他们自然不用那么着急行动,看准风向之后再行动也来得及。

送走了李心念跟君彻,唐绵绵问龙夜爵,“我直觉告诉我,南涧并非是一个坏人,他带司司来,肯定是有缘由的,要不我找机会跟他聊聊,试探试探?”

“南涧的管家李斯特说,南涧从没跟人聊过私事,你有把握吗?”龙夜爵隐隐有些担心。<>

“可他上次跟我聊过啊,我觉得他也没李斯特说的那么难以接近。”唐绵绵到是有点信心。

龙夜爵微微点头,“也行,不管发生任何事情,我还在你的身边。”

“嗯。”唐绵绵动情的靠在他肩上。

龙夜爵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两颗心彼此取暖。

***

君彻的房间里。

夫妻俩的离别,带来的是离别后重逢的喜悦。

李心念感觉到了君彻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凶猛的索爱,直到她实在应付不了求饶之后,君彻才勉为其难的放过了她。

旖旎之后,李心念就浑身疲软的靠在他的怀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一颗悬着好久的心,变得踏实起来。

“君彻,这些天你找我,肯定找得很辛苦吧?”李心念轻轻的问道。

“没有,比起能见到你,那些都不算什么。”君彻无所谓的回答,手指轻轻的玩着她的发梢,“你的气色看上去还好,身子调养好了吗?”

说道这个,李心念又坐起身来。

君彻不满这样的分开,直接霸道的将她拉回了怀里,让她紧紧的靠着自己,似乎一秒都不想分开,并霸道的说道,“就这样说话。<>”

李心念红着脸继续靠着他,才说道,“南涧对我的情况很了解,可能是找人查过我,所以在我被抓到他那里的时候,一切照顾都是最好的,才会让你看到现在气色挺好的我。”

“也就是因为这个,才让你相信,他就是你父亲吧。”君彻垂眸看向她。

李心念点了点头,“这是一个事实,我没办法改变,只是我弄不懂他既然还活着,还活得这么风光,为什么不去找我?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不出现,这样的父亲,我不想要。”

“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君彻的态度很明确。

哪怕全世界的人都与她为敌,他也会站在她的身后,与全世界为敌。

这一点,李心念很明白。

也对这个男人,更深了一份爱恋。

“君彻,我爱你。”

这算是她第一次的正式表白吧!

以前觉得自己会说不出口,可真的情到深处,这些话说起来,自然就悦耳了。

君彻似乎没什么反应,还让李心念小小的失落了一下。

自己在告白,他居然没反应!

会不会太失败了?

心里正纠结着这些,君彻就翻身将她压住,“这个时候你跟我说这个,是想让我失控吗?我真的很努力的在控制自己,你知道吗?”

李心念顿时就红了脸,“我就是说一下,没有其他的意思,你别想歪了呀……”

“对心爱的女人有冲动,这是正常的表现。<>”君彻还理直气壮了。

李心念在心里想,就算是正常的表现,那他也太过频繁了。

明明才……

她的小小抱怨根本就来不及细想,君彻就掀起另一轮的风暴。

李心念又开始了求饶,只是君彻这一次并没能忍住马上停下,就算要停,那也得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