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有你在,不疼了

景染笑着抬起头,专注的看着唐斯,将他清雅的俊脸都看在眼里,“唐斯,我会试着去接受你,试着对你好的,所以,请你继续喜欢我。”

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坚持下去。

“嗯,我答应你。”他郑重点头。

景染这才慢慢松开了他,对他笑,“那你去忙吧,开车小心点。”

“好。”他回答,却没马上走,还是那似笑非笑的眼眸看着他。

“嗯?怎么了?”景染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唐斯微微低头,用很动情的声说道,“小染,我很高兴,高兴你能试着喜欢我,这代表我的努力,已经有了回报,所以以后,我会加倍的对你好。”

“谢谢……”

你字还没说出口,景染的唇就被他用指腹按住。

她定定的看着他。

唐斯微微低头,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她看到了自己在他眸中放大的样子。

略微惊慌。

但又想到自己刚刚说的话,不是说过要试着接受他吗?

景染心思婉转,只能闭上了眼睛。

那小心翼翼,又微微紧张的样子,看得唐斯有些不忍,最后将吻落在了他的额头。

只是轻轻一碰,便撤开。

景染紧绷的心,总算落了下来,睁开眼睛有些歉疚的想说什么。

唐斯先一步说道,“好好休息一下,晚上我给你打电话。<>”

“好。”

“嗯,乖。”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

这仿佛是他习惯性的动作了。

等他一走,景染迅速回到房间里,长长的舒了口气。

刚才,她真害怕唐斯吻下来。

虽然知道自己这样想法不对,可她怎么办呢?

身体做出的反应最诚实,她真没办法接受。

刚才唐斯突然改了目标,肯定也是发现了她的不自在,他贴心的只吻了额头,这样体贴的男人,景染,你就快接受吧!

冷静下来的景染,不断的给自己做心里建设,希望能让自己快点接受唐斯。

只是面对这个熟悉的房间,她脑海里想起的人,又慢慢变成了那张熟悉的容颜。

他去了海城,是为了他跟季知夏的婚事吧?

距离下周五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了,短短七天,她能做的,真的很有限。

那日,她生理痛得难受,见到莫成宇的那一刹那,一直隐忍的眼泪就这么掉落下来。

她从他眼里看到了心疼。

只是低低的叫了一声,叔叔,我疼。

他便不管不顾,丢下之前的冷漠,将她送到了医院。

说到底,叔叔对她,还是不忍心吧。<>

景染想着他之前的话,他说自己仗着他宠自己,才这么残忍的伤害他。

事实的确是这样,景染抱着自己,看着这熟悉的环境,想着过去的种种。

她还记得第一次来亲戚的时候,慌张的她不知该怎么办,只能给莫成宇打电话。

叔叔很忙,她已经好几天没见到了。

可一旦遇上事情,她想到的,就是找他。

电话里景染什么都说不清,只是哭,只是哭,就如方才的样子,在电话里一边哭一边说,叔叔,我疼,我好疼……

莫成宇丢下那个很大的合作案,直接从临近的城市开车回来。

大雪的天,高速已经封路了,莫成宇是开了比较绕的国道回来的,一进门就直奔景染房间。

那时,还很纤细的景染,就蜷缩在床上,痛得满头大汗。

莫成宇慌张的问道,“莫莫,你怎么了?告诉叔叔,哪里疼?”

景染不知该怎么回答,痛得抽泣,“疼,叔叔……我疼……”

莫成宇将她翻转过来,看到了床单上一大片的红色。

作为一个已经28岁的男人,他自然懂这是什么,急忙吩咐人准备红糖水和热水袋。

莫成宇给她找了干净的衣服,想让她换上。

可景染现在都痛得满头大汗,根本没办法自己换衣服。

那时候,他还当她是个孩子,就像她小时候一样,给她换衣服。<>

景染有些害羞,强撑着拿过衣服,坚持要自己换。

“那你别锁门。”莫成宇关切的叮嘱道。

景染点点头,才进了浴室,扶着流理台慢慢给自己换衣服。

可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裤子还没换掉,就痛得抽气,摔倒在了地上。

莫成宇再也顾不上其他,直接打开了门进来,将她抱了起来,“还是我给你换。”

“叔叔……”

“相信叔叔。”他低醇的声音给了她安抚,让景染慢慢的安静下来。

等他手忙脚乱的给她换好衣服,佣人送的热水袋和红糖水也来了。

景染不喜欢红糖的味道,但莫成宇坚持要她喝完,又用热水袋放到她的小腹上,包裹着毛巾,不会烫到她。

暖暖的感觉,让景染舒服了很多。

可没有垫着卫生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