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所以对不起

不管别人说龙夜爵如何如何爱自己,可她偶尔还会有那种不安,这不是什么问题,这只是太爱了,太在乎了,才会有的感觉。

所以她能理解徐一一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也明白徐一一并不是不爱洛非墨,只是因为太爱了,才会有现在的念头。

解铃还须系铃人,唐绵绵觉得自己说再多,肯定都没洛非墨一个拥抱来的有用。

“一一,有的时候,你应该亲口去问,而不是自己在这里胡思乱想。”唐绵绵试着鼓励她。

可徐一一却没有那个勇气,“我害怕了,我承认我是个胆小鬼,绵绵姐,你知道我失去那个孩子的时候,有多绝望吗?”

“一一……”唐绵绵心里狠狠的疼了一下,“孩子可能跟你没有缘分,你还年轻,总会有的。”

徐一一摇摇头,眼神很是空洞,“可是我的心死了,在得知孩子没有的那一刻,心死了。”

“一一……”

“绵绵姐,你知道吗?我当初都给孩子取好名字了,我还想着要带她去那些地方玩,给她买最好看的衣服,教她唱歌,可是没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死心不过一瞬间,让我怎么去继续呢?让我怎么有勇气去面对啊?”

唐绵绵沉默着,安静的听徐一一说话。

她想,徐一一肯定没有跟谁说过自己的心事。

也好,这个时候让她说一说,或许会好一点,不管这场婚礼如何,她都希望两人要好好的。

“洛非墨很优秀,不然我当初也不会那么的喜欢他了,可是我爱又能怎么样?好多时候不时我爱够了,一辈子那么长,如果在还是我在爱,我在付出,我会累,女人总归是要找个疼爱自己的男人过日子的。”

唐绵绵听她说了这么久,大概懂了她的意思,“可是你都没试过,怎么知道他不是那个爱你的人呢?”

“我不敢去试了。”她很无力,语气里都是绝望。

唐绵绵心疼的抱着她,“一一,爱情本来是一场赌博,不管结果如何,只要你努力了,结果如何都不会愧对自己,你想想,当你老了,你回头看自己的一生,会遗憾当时没有勇敢一点的。”

“是这样吗?”徐一一有些茫然的看着她。

“你也知道当年我为什么会离开龙夜爵,去了海城五年多吧?后来我在想,如果我当初勇敢一点,可能不会缺失这五年了,孩子们也不会在五岁的时候才跟自己的父亲相认,有的时候我很愧疚,觉得是我的懦弱让孩子们失去了这五年跟父亲相处的机会,所以这也是我的一个遗憾吧,好在最后我们还是在一起了,所以还能用余下的岁月去弥补这缺失的五年,可是一一,你呢?如果你真的放手了,那么可能一转身,是一辈子,以后的以后,你们再无交集,他可能会另有欢喜,而你也可能遇一个你说的爱你的人,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生,但你能控制自己不去回忆吗?”

唐绵绵的这番话,让徐一一陷入了沉默。

的确,她不可能不去回忆。

哪怕现在只是假设的想一想,如果以后跟洛非墨再无交集,成为陌生人,她的心痛得要死,又怎么去面对余生没有他的岁月呢?

遗憾?

她不想有……

可心里也真的害怕,这两种感觉在心里交战着,让她陷入了两难抉择,她突然有些崩溃,抱着脑袋摇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

“其实你在为难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你不愿意去面对。”唐绵绵摸了摸她的头,然后拿起手里的手机说道,“好了,你也听了这么多了,该怎么做,自己选择吧。”

徐一一有些慌神的看着她。

唐绵绵微笑着起身,挂断了跟洛非墨的通话,安抚的说道,“一一,勇敢一点,不管怎么样,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如果你今天真的肯定不想嫁给他,我带你逃婚。”

“绵绵姐……”徐一一还没来得及说话,化妆间的门被人打开了。

站在那里的人,是洛非墨,他的手里,正拿着手机。

那是唐绵绵刚刚跟徐一一谈心的时候,打过去的,却一直没说话,她也知道洛非墨没有挂断电话,有意让他听听自己跟徐一一的聊天,让他了解了解,一一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唐绵绵走过去,举起拳头在他胸口砸了一下,“我把一一交给你了,可别让我看到她的眼泪了,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嗯。”洛非墨点了点头,脸的表情有些复杂,在唐绵绵要出去的时候,说了一句,“绵绵,谢谢你。”

“当是还你恩情了。”唐绵绵笑得很无邪,肯看在洛非墨的眼里,那笑,却有些像龙夜爵那厮的笑容。

都说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