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等你好消息

苏云溪出门,就给慕文章打了电话。

自从上次她甩开慕文章走之后,这几天慕文章都有给她打过电话,只是被苏云溪拉入了黑名单,所以联系不上她。

当他看到苏云溪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欣喜若狂,急忙接了起来,“云溪,你还好吗?”

“在哪里、”苏云溪的语气没有一点点的起伏,平静得让人觉得怪异。

慕文章愣了愣,没来得及回答。

“我问你在哪里!”苏云溪的语气已经变得不耐烦起来。

“我在家外面的小酒馆,你找我吗?”

“等着。”

说完,说完,苏云溪就挂了电话,拦了车,前往慕文章所在的地方。

李洁玉早点摊要摆到下午三点才会收,为的就是能多卖一点钱。

慕言现在上大学了,需要不少的钱,虽然他一直在勤工俭学,没跟家里要多少,可李洁玉还是想多给他留点钱。

男孩子,到了大学,总归有不少花钱的地方。

无奈家里有个慕文章,好吃懒做,还爱赌博,李洁玉藏了又藏,才能省下一点钱给慕言。

这两天腿脚又不好,推着早餐车就格外的吃力,费劲才将早餐车推到巷子里放好,回到家刚打开家门,就见慕文章在家。

她没说话,正要去厨房,却发现沙发上躺着苏云溪。

“云溪?”李洁玉已经好一阵没见到苏云溪了,所以有些欣喜,“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小点声!说话那么大声做什么?”慕文章呵斥她,“没看到云溪在睡觉吗?”

李洁玉看了看苏云溪,发现她脸色很是苍白,眉头微微的蹙着,即使是睡着了,也一脸愁容的样子,很不安稳。

她走过去,想要摸摸她的脸,却注意到她的左手腕上,包扎着纱布。

“这……这是怎么了?”李洁玉慌张的问道。

慕文章长长的叹了口气,“还能怎么着?为情所困,闹自杀了。”

“啊?!”李洁玉是真被吓到了,“自杀?没事吧?什么时候的事情?看过医生了吗?要不要紧?不行,我不放心,咱们还是将她送到医院去吧。”

“你吵吵什么啊吵吵。”慕文章将她一把按住,“她刚从医院回来,是没什么大碍了,可是精神上多少有些受刺激了,你就让她安安心心的躺一会吧。”

“好,好,好……”李洁玉一连说了三个好,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看着苏云溪,眼里都是心疼。

慕文章抽了一支烟,烦闷的说道,“你知道云溪喜欢的人是谁吗?”

“是……”李洁玉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是河西爵吧。”

“是,看来你也知道,那你自己女儿被欺负成这个样子,你都不帮一把吗?”慕文章反问她。

“我要怎么帮她?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

慕文章吐了一口烟,才道,“我刚才跟云溪聊了一阵,才知道她从小就喜欢河西爵,陷得太深了,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疯狂的举动,谁知道苏慕烟一直跟河西爵纠缠在一起呢,当初他们都离婚了,你也是知道的,结果现在,他们又这样藕断丝连的,彻底伤透了云溪的心,所以她才会自杀,这是得多绝望啊?”

“可是,慕烟那边,是河西爵一直不肯放人啊。”

“你懂什么叫男人吗?如果不是慕烟纠缠着,他会舍弃云溪这么好的女孩子不要?去挽留一个曾经要弃他而去的人?”

“这是什么意思?”李洁玉不太懂的看着他。

慕文章站起身来,将烟头丢在地上,狠狠的踩了踩,才说道,“意思就是,这一次是苏慕烟不对,他们离婚之后,河西爵不是选择跟云溪在一起的吗?她心里不服,又回来纠缠河西爵,才把云溪伤成这个样子的,这件事情完全是苏慕烟的错。”

李洁玉一脸愁容的看着他,“慕烟好像不是这么说的。”

“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你还相信她?谁跟你才是有血缘关系的人?你女儿都自杀了,你亲女儿都自杀了,你还不相信她是吗?有你这样当妈妈的吗?”慕文章指着她一阵怒骂。

李洁玉回答不上来。

苏云溪扭过头去,直接哭了起来。

李洁玉是彻底慌了,急忙安抚道,“云溪,你别哭,别哭,有什么委屈,跟妈妈说,千万不要做这样的傻事啊,你是妈妈的女儿,如果你有什么事的话……妈妈也不想活了啊。”

说完两个人哭成了一团,苏云溪抽抽噎噎的说道,“妈,是苏慕烟抢走了河西爵,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啊?她回到苏家之后,养父养母眼里就再也看不见我了,有什么好的都是给她,我就像是一个多余的人一样,有的时候真的觉得那不在是我的家了,妈,我怎么办啊?”

“不哭啊,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