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新的人生呢

回来的路上,李心念一直给君彻打电话,可他的电话就是无人接听,最后她把电话打到了梁友棋那里。

期初梁友棋还支支吾吾的不肯说实话,在李心念再三的询问下,他才说,君彻离开宁城了,具体去哪里他也不得而知,不过会尽快赶回来。

李心念心里七上八下的,怎么也没办法安静下来,她努力让自己冷静,回到家,喝了很多很多的冰水,冰冷到胃部都发疼了,才停了下来。

整个身子都还在微微的颤抖着,那是一种从心里发出来的害怕,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找到了大卫离开前留下的药,悉数的倒了出来,胡乱的抓了几颗往嘴里塞去。

她知道自己的情绪不稳定了,必须要吃药才行。

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她没办法去承受,只能依靠药物去让自己镇定。

外面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开始下起了小雨,让原本开始回暖的宁城又降了温。

李心念就披着单薄的睡袍坐在窗户上,呆呆的看着外面的雨帘。

也不知道这么坐了多久,车子的灯光一晃而过,有人回来了。

李心念慢慢的聚焦视线,落在下方停车的位置上,那是君彻的车子,是君彻回来了。

大脑一得到这个讯号,李心念就循序的从窗户上下来,连鞋子都顾不上穿,便打开门飞奔下楼。

此刻的她,需要他的怀抱。

君彻刚进门,把外套和包交给了墨叔后,正换好鞋子在询问墨叔家里的情况。

墨叔都还没来得及说呢,李心念就下楼来了,直奔君彻的怀里。

君彻被她撞了个满怀,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李心念说道,“老公,你怎么才回来?”

君彻抱着她,看了看墨叔,墨叔用口型告诉他,少奶奶有些不对劲。

他暖心的抱着她去到沙发坐下,至始至终她都没有松开过,哪怕他稍稍想退开,就会被她更用力的抱紧。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我就想抱抱你。”李心念哽咽的说道。

墨叔看两人这样,悄悄的退下了,将空间留给两人。

君彻就这么抱着李心念好一会,她的情绪似乎才平复下来,君彻耐心的低头问道,“到底怎么了?”

“我打不通你电话,找不到你,有些着急了,后来梁友棋才跟我说,你有点事离开宁城了……”

“有点急事离开的,没来得及跟你说。”君彻愧疚的道歉,“抱歉,让你害怕了。”

“现在回来就好了啊。”李心念赖在他怀里,“君彻,我们好像还没蜜月旅行过吧,我突然想去蜜月旅行了。”

“现在?”君彻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李心念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你现在很忙,但是……就是突然很想出去走走,就我和你。”

“也不是不可以。”君彻拒绝不了她的要求,单手抚摸着她的头发问道,“怎么突然想到要去蜜月旅行了?”

“没有啊,你也知道,女人嘛,总是这么天马行空的。”

君彻看着她,似乎想要读懂她眼底的情绪。

可李心念巧妙的掩饰了起来,只是依偎在他的怀里什么也不说。

“那我明天安排一下,大概下午就能出发,你想去哪里?”君彻还是没有拒绝她,顺应了她的心意。

“我想去l国了。”李心念对他说道,“我们是在那里怀上遥遥跟拉拉的,后来两个孩子出生之后,只去过一次,有些想念我的父母了。”

“好。”君彻吻了吻她的额头,“你想去,我就带你去。”

“那我们把遥遥带去吧,可以将他交给我妈带着,我们就能出去走走了,就我们两个人。”李心念希冀的问道。

“好。”君彻一概点头。

睡觉前,君彻从书房里回来,李心念给他放好了洗澡水,让他去洗澡,君彻拿了毛巾就去了。

李心念原本在收拾房间,却听到浴室里传来了异响,是君彻摔倒了,还伴随着他的闷哼声,应该是摔得结结实实。

李急忙过去敲门问道,“君彻,怎么了?摔倒了吗?”

“嗯,脚下打滑了一下,没事,没受伤。”

“真的没事吗?”

“真没事。”

李心念咬着唇,看着浴室的门,有些难受。

最近君彻在自己面前有多小心翼翼,她都看在眼里。

明明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可为了不让她担心,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其实很多次,他都露出了马脚,只是李心念装作没看到而已。

比如今晚摔跤的事情,浴室都装了防滑地垫,怎么可能会因为脚下打滑而摔倒呢……

李心念心里疼得里还,却只能转身,背靠着墙壁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在君彻出来之前,李心念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照着镜子确定自己看不出来异样,才满脸笑容的去给君彻吹头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