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五十九章 太久我会心疼

梁尘半垂眼眸,淡淡的笑了一下,“当然知道。”

“那你就不能帮帮我?”梁文海的语气稍稍缓和,但依旧是在埋怨。

“我帮不了你。”梁尘给了他不一样的答案,“远梁这些年来一直都经营不善,归根到底是因为你不适合经营酒店,倒不如放弃,就算我再帮你一次,结果也不能改变什么。”

“什么叫再帮我一次?”梁文海不满的瞪她,“你现在只需要跟严少说,让他在投资我们酒店就行了,其他的不用你操心,我也不会再追究你的过错了,家里你想回去也可以回去。”

“爸,我妈这一巴掌的事可不能算!”梁韵马上说道。

梁文海没有理会她的话,而是吩咐她,“你先带你妈去看看,其他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行。”

梁韵即使很不满,可也不得不听梁文海的话,只能带着汪凤莹出去了。

病房里就剩下梁尘父女,和那个躺在床上还没醒来的杨婆婆。

“梁尘啊,这些年来我知道你受委屈了,我都知道的,我没有出售帮你是因为我帮了你,说不定汪凤莹还会加倍的为难你,爸爸这是用心良苦,你要明白爸爸的苦心。”梁文海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起来。

“爸,不用说了,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我现在既然从那个家出来了,自然是想过我自己想过的生活,大家各自安好就行。”。

她说这些话时,语气很平淡,表情更是淡到让梁文海捉摸不透。

“你这孩子,是还在生气的吧?”梁文海试图安抚梁尘。

可梁尘却在他伸手之后,微微往后退了退。

这让梁文海很是尴尬,“小尘,你这是怎么了?你还是怪爸爸没有帮你吗?那以后爸爸站在你这边就是了,你跟我回家吧,远梁现在很需要你的。”

“我不会回去了。”

“小尘?”梁文海总觉得今天的梁尘有些怪怪的,“你到底在怪爸爸什么啊?这一次是我说话严重了一点,可爸爸也是为你好啊,我是怕你驾驭不了严少这样的男人,你会吃亏的。”

梁尘只觉得这话真的很可笑,她凉凉的看着梁文海,“你为我好?其实是因为我现在对你而言还有利用价值吧,比如我回去可以让严以惊再继续投资远梁?在你的心里,就只有远梁吗?”

“我也不全是这个意思……”梁文海尴尬的想解释。

“是啊,不全是,就算你现在说不全是我也不会相信你了。”

“你到底是怎么了?”梁文海还是没明白怎么回事。

“我没怎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而已。”梁尘淡淡的说道。

梁文海顿时一惊,“你,你想起什么了?”

“医生要来巡房了,你走吧,以后别再找我问原谅的事情,也请管好你的太太和女儿,让她们别总没事找事,下一次我可能就不会那么客气了。”梁尘说完便打开了门。

结果汪凤莹母女猝不及防的闯了进来,因为她们就在门口偷听着。

即使被抓了个现行,汪凤莹母女也没有觉得难堪。

汪凤莹甚至还特别恶毒的说道,“你个没良心的东西,你爸养育你长大成人,你还不知恩图报了是吧?你今天不回也得回!”

说完就去拉扯梁尘,梁韵也来帮忙。

让人搞笑的是,梁韵这个时候都还不忘拿了梁尘的包。

梁尘夺了回来,梁韵又来抢,几番拉扯之下,包里的东西都散落在了地上。

病房里也乱成一团,梁尘突然扔掉包,大喝一声,“够了!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梁韵和汪凤莹还是第一次见到梁尘生这么大的气,都被她的气势给吓到了。

“出去,都出去!”梁尘去推两人。

汪凤莹和梁韵挣扎了几下还是被她给推了出去,梁尘又回头看向梁文海,“你也出去吧,远梁的事情我帮不了你,也不会帮你,我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任由你摆布了。”

“你……”梁文海彻底的惊愕了。

在梁韵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几个彪形大汉突然闯了进来,直接将她们……丢出去了。

对,是丢出去的!

一路上梁韵和汪凤莹都在尖叫,可她们最终还是被狠狠的丢到了电梯里。

梁文海也被丢了,不过他比那母女俩要好看一点,但也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病房里终于安静了,梁尘松懈的垮下肩膀。

原本有一些垂头丧气,却听一声鼓掌,抬眸便看见严以惊站在病房门口前。

“你怎么来了?”梁尘有些意外的问道。

“不是说来陪你吃饭吗?”严以惊说道,“刚才本来想帮你的,不过看你好像能自保,我就没出现。”

所以刚刚那几个彪形大汉也是他的人了。

梁尘转念一想,也对,也只有严以惊才会有那样彪形大汉的保镖。

她苦笑一下,“又让你看笑话了。”

严以惊到是觉得这句话有些见外了,他走了进来,弯腰帮她捡东西。

梁尘自己也蹲下去捡了起来,将东西都装到包里后才起身。

“你还好吧?”

“嗯。”梁尘点点头,“别小看我的抗压能力,我早就习惯了。”

严以惊看了看她,突然伸手将她抱住,“梁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