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七十二章 我不会让她知道

而且现在重点在千寻,他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严以惊计较好了。

杨起忍了忍,才问道,“夜西戎告知我说,你找到她了?”

“这问题应该我问你才对,是谁告诉我说她已经过世的?”

哪怕到了现在这个阶段,杨起的目光依旧很坦诚,“当初的确是我亲手埋葬的她,我只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事实,并没有半分的隐瞒。”

“那你还这么心虚跑来做什么?”严以惊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杨起有些急切,“我只是觉得突然冒出这么一个人,很蹊跷,怕你被骗了而已。”

“我有蠢到连是不是她都分辨不出来吗?”

“……”杨起无语的抽了抽唇,才含糊其辞的嘀咕了一句,“你当初可不就是蠢吗!”

“你说什么?”严以惊皱起眉头冷冷的问道。

杨起马上摇头,“没,我什么也没说,既然你找到了她,那就快带我去看看。”

“你要见她,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得先答应我几个条件才行。”严以惊漫不经心的说道。

杨起真是服了这严以惊了,以前就事特别多,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事儿怎么还这么多啊!

算了算了,看在千寻的份上,他继续忍好了。

“什么条件,你说吧。”

严以惊坐在皮质沙发上,慢慢的翘起腿,慢悠悠的看向他问道,“首先,你得把当年你所知道的事情都告知我,不可有半点隐瞒,包括你为什么会带她来见我,以及她为什么会突然就消失等等。”

杨起有些欲言又止,“当年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又何必再追问呢?”

严以惊挑眉不置可否。

杨起咬了咬牙,不满的说道,“既然你现在已经找到她了,你大可以问她,何必问我呢?”

“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第二件事情。”严以惊凝眸,“她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准确的说,她记不得以前的事情了。”

“记不得?”杨起惊呼起来。

这一惊呼,让严以惊的视线淡淡的扫了过去,似乎在打量他的反应是真是假。

杨起都快跳脚了,“你别总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是真不知道!”

严以惊一副我暂时相信你的表情说道,“她并不记得你,所以你见到她之后,什么都不许提,只需做你该做的事情就行。”

“等等等……”杨起急忙打断了严以惊的话,“为什么不许提?”

严以惊冷冷的眼神一扫,让杨起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那……那我需要做什么?”

“做你的本职工作。”严以惊顿了顿,才道,“看病。”

“她病了?”杨起明显担心起来,声音都尖锐了几分,在严以惊那凉凉的视线下,硬生生的改了一句,“我……就是……有点意外,没有别的意思。”

在他收回视线后,杨起才暗自松了口气。

这男人,最爱吃醋了,当年是,现在也是,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不过杨起转念一想,又隐隐担心起来。

毕竟千寻生病了……

如果只是寻常的病,严以惊早就会找各种名医给她治疗了。

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是不可能会请自己来的。

所以……千寻到底怎么了?!

杨起还没来得及说出自己的担心,就听严以惊说道,“现在你可以说一下,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可有半分隐瞒,否则……”

余下未说出口的威胁,也就不言而喻了。

杨起虽说有些不情愿,但最后还是把当年的事情告知了严以惊。

“当年的确是千寻找到我,让我想办法介绍你们认识的,我知道,你贵为严家的大少爷,是不少女人趋之若鹜的对象,千寻这么说,我是有些生气的,毕竟……”

杨起顿了顿,才严以惊冷冽的眼神下,还是直白的说了出来,“你瞪我我也得说,当初明明是我先遇上千寻的,我对她是有几分喜欢,她那么优秀的一个女孩儿,有人喜欢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继续说,别扯这些没用的!”严以惊冷厉的威胁。

杨起白了他一眼,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喝了口水后才继续说道,“当初她找到我,说要见你,我以为她也和那些想要攀龙附凤的女人一样,所以有些生气,便想让她碰碰壁,毕竟你当时的情况,对女人可是避之不及的,谁知道……”

一说起这个,杨起就无比后悔,这也是他觉得最愧对千寻的地方。

“谁知道她做到了,成为了我严以惊的女人,对吗?”严以惊不疾不徐的问道。

虽然杨起有些不愿意承认,但这就是个事实。

他有些气恼的道,“虽说千寻是有目的的接近你,可你既然接纳了她,就应该好好对她才对,为什么后来会把她赶了出来?”

“这是我的事情。”

杨起是真拿着阴晴不定的男人没办法啊,哪怕他这么说了,他也只能气恼的跺脚,“好,我不过问你的事情,但你可知道,当我再次见到千寻的时候,她有多凄惨么?”

严以惊的眼眸明显垂下了,手也不由自主的握紧起来,“她……怎么了?”

“我是在大半年后见到她的,当时她的情况……非常糟糕,身体也非常虚弱,整个人发着高烧,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以至于……”

每每想起当年的情况,杨起的心依旧剧烈疼痛着,“以至于,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