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失踪

云飞的家住一个非常偏远的地方,远到坐半天的大客车和半天的驴车才能到,每次云飞回家都要花掉一整天的时间,这次和往常一样,云飞又要回家了,大学假期让云飞觉得回家才是最好的选择,他很想念家乡的小伙伴们和他的爹妈。下了火车,搭上经常做的那辆白色大巴,戴上耳机,欣赏着旅途的风景,不知不觉云飞就睡着了,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他看到他所在的那个村庄不见了,一片荒凉,到处都是白骨,云飞找不到任何亲人,这吓坏了云飞,一下子从梦里惊醒过来,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一睁眼,到家了。云飞一边往家走,一边看着这片熟悉的热土,唯一有点变化的是森林少了很多,雾气重了许多,毕竟在农村,毁林开荒是很正常的事,云飞并没在意。云飞的爹妈见到云飞,高兴的合不拢嘴,问长问短的,云飞是个孝顺的孩子,一一回答,云飞家里条件在村里全是比较好的,云飞的爷爷以前是个大地主,他爷爷死后给云飞的爹留下了一笔遗产,但谁也没见过这个遗产,只是听云飞他爹说起过。“咱们隔壁的洪七叔失踪了”,云飞的娘突然说到,这让云飞吃了一惊,洪七叔是村里出了名的伸手最好,身体最棒的,怎么还能失踪了?云飞转过头问他爹云武,“爹,洪七叔怎么失踪的?”,云武低头抽着烟,狠狠吸了一口,说道:“不该知道的就少知道”,起身进了屋,云飞寻思着,他爹平时挺温和的,今天这是怎么了?,我不在的这一年发生了什么?这时,云飞的死党笑天来找云飞,开心的跟云飞来了个拥抱,大声喊到:“小飞,你终于回来啦,想死你了都”,云飞关切的问道:“哈哈,小天,最近咋样?,又去哪作了?”,笑天把云飞偷偷的拉到一边,左顾右盼发现没人,悄悄说到:“飞,我说了你都不能信,咱们村本来挺好的,突然之间就开始失踪人口,而且都是身手好,身体好的,就像隔壁的洪……”,“臭小子,你怎么来了?”,突然云飞的爹笑着从门口走进来,不知道是在门口站了很久还是突然进来的,笑天突然停止讲话,气氛很诡异,因为云飞和笑天很明显的能看出来洪武的脸上虽然挂着微笑,但眼睛里却透着凶狠的气息,吓坏了笑天,“笑天,刚才讲什么呢,给你们俩乐的?”,“没,没,没什么”,笑天显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云飞站过来,“爹,你别管我们俩行不行,我们许久未见,唠家常呢”,洪武,瞅了笑天一眼,随口说了一句,“你俩好好叙旧,但不该干的事可千万别干。”,他们俩现在那不约而同的点点头,但心里明白,这话里有话,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事,表面同意了,云飞和笑天决定一探究竟。云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