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选择

女孩儿的目光从前方巍峨的城门处收回,已经完全没有了第一次见到它时的赞叹,她转头看向身旁自己的母亲,不解地开口问道:“娘亲,我们要进去城门里头吗?”她知道那道城门之后就是京城,是他们朔宁最繁华富丽的地方。

女孩儿的语气里带着不确定,她从一开始就知道,娘亲带着自己从家乡离开,就是为了要带她去京城,可是如今她们母女已经在城外住了三天了,在这三天里,娘亲每日都会带着自己来这里,远远地看着城门,然后转身离开。她从未见过娘亲这般犹豫不决的样子,所以不敢多问,但是今日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年轻的妇人听到自己女儿的问话,低头看她,神情温柔,但是眼睛里纠结的神色还是在女孩儿的面前泄露了出来,她轻声开口问自己的女儿,“清溪,你想住在京城里吗?”

女孩儿认真想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娘亲,我从来都没来过京城啊,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喜欢住在那里。”爹爹跟自己说过,对于自己不知道的东西,不要妄下断言。

女子闻言矮身在自己女儿的面前蹲下,双眼与她平视,神情和语气都很是慎重,“清溪,若我带你迈进这道城门,你便可有一个美好的将来,但是在这个将来到来之前,你可能要承受许多委屈,这样,你愿意吗?”

‘将来’这个两个字对清溪来说并不陌生,因为自己家隔壁的二丫头总是跟自己说她将来长大了要如何如何,‘将来’似乎总是意味着美好。想到二丫头,清溪便是不由想起那日自己在二丫头家无意间听到的她父母的谈话,这件事一直被她藏在心里,不敢问也不敢说,但是此时听到娘亲提起自己的将来,清溪有些别扭地开口问自己的母亲,“娘亲,你后悔吗?”

女子听到自己女儿这话不由一愣,“后悔什么?”

“后悔当年嫁给爹爹,跟着爹爹一起离开京城。”

她一直都知道娘亲原本是京城里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邻里街坊都知道,她虽然还是个孩子,却也从大人们的只言片语里了解了一些,“他们说……爹爹配不上你,说以娘亲你的身份地位,若不是因为鬼迷心窍嫁给了爹爹,娘亲你肯定能嫁进豪门贵府,不至于跟着爹爹受苦。”当年娘亲跟着爹爹一起离开京城,现在又带着自己回来,娘亲当真没有后悔嫁给爹爹吗?

“娘亲从来都不后悔嫁给你爹爹,也不觉得日子过得苦。”女子毫不犹豫地答道。

女孩儿闻言甜甜笑了,“我也不觉得苦。”但随即笑容又淡了下去,爹爹还在的时候,他们一家三口多幸福啊,可是如今爹爹却不在了。

女子抬手轻轻抚摸着自己女儿的头发,神情温柔,“娘带你回来京城,并不是因为我后悔当初跟你爹爹一起离开京城,而是想要给你争取选择的权利。”

“选择的权利?”清溪不解地看着自己的娘亲。

“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看着自己女儿清澈的明眸,女子心中暗暗叹息一声,自从她随着自己丈夫离开京城的那一日,她就从来没有想过要再回来,纵然丈夫于两年前突发急病撒手人寰,自己也没有想过再回娘家寻求依靠,她靠自己给人家做绣活儿也能顾得上她们母女两个的生计,一直到那日……

那日自己带着女儿去绣房里交活儿,把女儿留在院子里玩耍,自己进去后院的绣房之中把绣品交去收验,出来的时候,见着绣房的东家夫人正跟自己的女儿清溪说话,她刚要上前去,就听到那东家夫人问清溪,“你娘的绣活儿这么好,她平常教你吗?”

清溪一边捡着地上落下的槐花,一边点头,“教啊。”

“听说你娘还会教你读书断字?”

清溪心不在焉地点头,“是啊。”

东家夫人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那你可得好好学,若是学得好,将来我就让你嫁给我儿子。”

当时那东家夫人说这话时施舍一般的神情和语气,让她久久都无法忘怀,好似清溪能嫁给她儿子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情。直到那个时候她才深切地意识到,自己必须带着清溪离开,让清溪能站在更高的地方,看到的更多的风景,而不是局限在那样一个小地方,将来连选择自己夫君的余地都没有。

她一向不认为钱财的多少或者地位的高低能决定一个人的品性,要不然当初她也不会毅然选择嫁给自己的丈夫,在外人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