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魔王天蝎1

问苍茫天地,谁主沉浮,星空是一个神秘而又美好的地方,耿耿寰宇,万千星辰,这可望而不可即的地方却又并非难为人见,发明万物皆为善,在星辰中,在这寂静空聊的地方,生活着一群人,他们是星空之子,茫茫三界中他们被称为星族,他们掌管着星空,守护着星辰

魔族内,“王兄,天蝎姐姐来了,你要去见见吗?”

“你让他走就是了,这种事还需要来问我吗?”说话的是一男子,丰神俊朗,周身一股高贵的飘逸之气,男子便是魔界之主,没有残横霸道,没有雷霆之怒,有的只是一姿容高贵,清瘦颀长的俊朗公子,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便会是闻名三界的魔王。

“王兄,昔日你和天蝎姐姐一对璧人,兄长逍遥疏狂,天蝎姐姐自信骄傲,想你二人逍遥天地,看轻世事,”

“媚月,你想说什么?”女子是魔族的公主媚月,虽名为媚月,长得却一点也不妖媚,相反十分的灵动可爱。

“王兄,千年前的神魔之战,我们与神族势均力敌,若非有星族相助,我们也不会输得一败涂地,父王他也不会战死。”媚月说道此处,不由的伤感,眼眶中续着泪水。

“媚月,”魔王出声打断道。

“王兄,你听我说完,天蝎姐姐是星族人,这么多年你把对魔族的屈辱,父王死的怨恨,都强加给了天蝎姐姐,”听着媚月的话,魔王一阵叹息,神情中的痛苦与绝望感染强大。

“我也恨,百年来天蝎姐姐经常来找你,你从来都不见,而我也没给过什么好的态度,可是仔细想想,难道天蝎姐姐不无辜吗,她只是一个小小的星座守护者,有什么能力决定星族的事情呢?何况当年她还冒死前来报信,对王兄可谓是一片深情。”

“媚月,你不懂,我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做事可以随心所欲的魔族王子了,我是魔王啊,就算天蝎无辜,可我怎能与她交欢,这样既对不起父王,更加对不起百年前战死的我魔族英魂。”魔王痛苦的说道,俊朗的面容布满难以言喻的愁苦。

“王兄,既然相恋,何必遗憾,女子青春年华易逝,怎经得起这般的消耗。”媚月说完便走了出去。

媚月走后,魔王瘫坐在椅子上,面容上是那无法言喻的疲惫,正值年轻气盛的魔王,给人的感觉却是历经沧桑,老气横秋。

在魔族的一处树林中。

天蝎依树而站,绝美的面容依旧那样妖娆妩媚,不可方物。可浑身却又一股的淡然冰冷,仿似天生一般,眼高于顶,这冷淡中蕴含着自信与不屑。

可却有一个人能让她放下所有的骄傲,展露那日月失色的笑颜。

神魔大战已经百年过去了,百年来,天蝎时不时的都会来这里等,想要见魔王一面,可魔王却从来没有出现过。

听到远处有脚步声走来,天蝎欣喜的转过身去,想到,百年了,他终于愿意见自己了吗?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娇俏可人的少女,明丽的容颜与天蝎的妖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这静谧的树林是一道彩虹般的风景。

“媚月。”天蝎看到媚月有一丝惊讶,她和媚月可很久没见过了。

当然,媚月也不愿意见她。

“是我,天蝎姐姐。”媚月走上前去,“姐姐,你还好吧。”

天蝎闻言就是一笑,妩媚的笑颜比花还要美三分,“我好不好你还看不出来吗?”

媚月看着天蝎明艳的笑容,不知该说些什么,知天蝎素来乐观,可依然想安慰一下这个本来可以成为自己嫂子的人。

“姐姐,对不起,因为父王的死我一直怨恨着你们星族,怨恨着你,其实仔细想想,当年你为我魔族通风报信,其实姐姐最对得起的就是我们魔族,是我王兄。”

天蝎明艳的笑容好似永远相随般,“妹妹,有你这句话,姐姐真是无限的欣慰。”说着便抱住了媚月。对于信任的人,她不是是那般的冷冰冰。

“王兄”

“墨痕”君墨痕是魔王的名字。天蝎喃喃的念道。

魔王君墨痕走了过来,媚月看到哥哥终于肯来见天蝎,心中是为两人高兴的,“王兄,你来了,你和天蝎姐姐也好久不见了,那你们好好聊聊。”说着对天蝎眨了一下眼睛,便退了出去。

天蝎走到君墨痕的面前,笑道,“墨痕,你终于愿意来见我了。”

魔王看着眼前这个一颦一笑都足以魅惑众生的女子,这曾是他心中唯一的挚爱。

他曾幻想过与她一起翱翔天际,无拘无束。

也曾幻想与她一起生儿育女,过最平凡的生活。

可曾经的憧憬幻想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那是多么的遥不可及,不可想象。

看着面对自己陷入沉思的魔王,天蝎深深的隐藏起自己的心痛,上前挽住魔王的胳膊,将头埋在魔王的胸膛,纵使有千言万语要说,此时也只能化作无言的心痛。

“哎。”君墨痕长叹一声。

魔王君墨痕任由天蝎躺在自己的怀中,一百年了,整整一百年了,多少次午夜梦回,脑海中全是这明艳的倩影。

日日听到她在这里等着,明明内心有强烈的欲望,想要见她,可是每次只能忍着心痛,告诉自己决不能见,不仅伤着自己,也伤着眼前这个女子。

痛,心痛,痛得无与伦比,痛得绝望无奈,茫茫天地,陪着自己苦与乐的,竟只有眼前这个自己伤得最深的人。

他魔王君墨痕这一生,可以毫不违心的说,对得起任何人,唯一对不起的就只有眼前的女子。

君墨痕欲言又止,喉头滑了滑,艰难的吐出来两个字“天蝎”

天蝎闻言,顿时心绪翻涌,强行隐忍着激动的情绪。

可如花的容颜却绪着泪水,强颜欢笑,“墨痕,你不是说你最爱我吗,你不是说你就算负了全天下也不会负我吗,你不是说要与我生生世世吗,可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怎么忍心,怎么忍心这般伤害我。”

天蝎越说越激动,明媚的娇颜顿时泪如雨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