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身死重生,快穿系统

田园风格,装饰优雅的别墅竖立在一处郊区,别墅的外面栽种着整片品种优良的花朵,着花园里的花随便拿出去一种,都是能够让爱花人士惊叹的品种。

人们都知道,这别墅乃是安家大小姐的资产。说起这安家大小姐可谓在a市无人不知,不仅仅是因为这安家大小姐的身世,毕竟安家可是a市名门望族。可是这安家大小姐不仅仅相貌倾城,在这整容时代中,如同一朵最艳丽的芙蓉花。还因为这安家大小姐不能是才学还是手段都是出挑的,她虽然只是一个女子,但在接手安家后,更是将安家管理的井井有条。

可,此时的别墅里,却是另外一番情况。

装饰精美的别墅地下室中,一个姿容艳丽的女子被双手吊在墙壁之上,曾经高高在上的神色此时有些苍白,身上已经有了很多伤痕,可是那女子的面容除了苍白却没有任何神色,如同一个木偶娃娃一般。

而,这个女子就是在a市人人羡慕的安家大小姐,安沫沫。一个从出生就自带好运,成为众人心目中女神的人物。

“哒,哒,哒”尖利的高跟鞋敲击在木板的声音,昏暗的地下室中,这样的声音让人有些毛骨悚然,甚至带着几分阴气,可是被吊在那里的安沫沫却无动于衷。

高跟鞋的声音在地下室中停下,安沫沫声音带着清凉“你来了!”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打扮的光鲜亮丽,不同于往日里小白花模样的女人,安沫沫并没有任何的意外之色,其实自己被抓到这里的几日里,她已经知道事情是如何。

“你为什么不意外?”女人不可置信的问道。这女人身着最新款的服饰,红色的唇勾起,颈脖上带着的乃是价值上千万的珠宝,而此时她伸出指甲掐着安沫沫的颈脖。

“意外?咳咳!”安沫沫看着女人放开掐着自己的手,目光带着同情“有何可意外的,能够如此轻易算计我的,也就是我的好妹妹还有我的好未婚夫了,王先生,你说对吗?”

安沫沫的目光看向地下室的楼梯拐角处,只见从阴影处走出来一个男人。这男人二十七八岁的年纪,相貌出挑,身穿堪比模特,而他就是安沫沫的未婚夫,王离。

而站在安沫沫面前的乃是安沫沫同父同母的妹妹安香,这两人原本是安沫沫最亲近的人,可是却也是这两人算计了安沫沫,甚至让安沫沫处于这样的局面。——

“沫沫还是这样聪明!”王离有些赞赏的说道。王家同样乃是世家,可是比起安家来还是低上那么一点,其实在一开始知道父母之间给他们定了一个娃娃亲,而且还是安家大小姐的时候,王离是高兴的。

想必这a市没有男人不喜欢漂亮美丽又能干的安家大小姐,就是自己也不例外。可是这么多年了,安沫沫连碰都不让自己碰一下,而且,安沫沫就如同一块冰,连笑容都不给自己一个。

更重要的是,上次他想吻安沫沫,毕竟他们是未婚夫妻,可是安沫沫却拒绝了。王离这个时候再也忍不住了,他要让这个骄傲的女人匍匐在自己脚下。

“还是不必这样称呼本小姐,让本小姐有些恶心!”安沫沫淡然的说道,哪怕此时她已经被吊在那里,可是他的神色还是那般的云淡风轻,似乎在办公室里办公一般。

安香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勾引过来的男人竟然又目不转睛的看着安沫沫,连忙扭着腰肢来到王离的身边,给了王离一个热辣的深吻,她以为安沫沫会嫉妒,可是却看到安沫沫连目光都没有变化半分。

“姐姐,如今你的未婚夫,你的大小姐的地位,你的公司,你的豪宅,你的别墅,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是不是没有想到,一直跟在你身后,被你所看不起的我,竟然会让你变成一无所有?”安香靠在王离的怀中,有些自得的开口。

可是,安沫沫还是没有任何的神色,不甘没有,嫉妒没有,甚至连恨都没有。

安沫沫对于这个妹妹并没有多少感情,但也没有亏待半分。她性子冷漠却不愚笨,自然知道自己的这个妹妹并不是一个有本事的,却偏偏心比天高。

安沫沫很多时候都可以看出安香对自己的嫉妒,可是却偏偏装作讨好自己甚至跟着自己的举动,她知道但是并不说破,只是冷漠的看着,却不想今日栽在自己没有警惕的人手中。

安沫沫并没有怨恨,毕竟对于安沫沫来说,输了就是输了,况且她已经在这二十多年的生活中感觉到无趣,甚至很多时候她都不知道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

“为什么?”安沫沫的神色惹怒了安香,她来到安沫沫的身边,直接甩手就是一个巴掌打了过来。不过瞬间,安沫沫那张娇媚的脸颊上,就浮现红肿的印记。——

王离站在那里,看着安沫沫的脸颊有些可惜,但是却并不发一言,对于王离来说,安沫沫这个女人既然不爱自己,那么也不该留着,他只需要听话的女人。

“为什么你还是这样?永远都是面无表情,高高在上的模样?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恨死了你这个样子,似乎永远都是呆在天上一般,俯视着我!”安香说着,就拿出自己一把小刀,直接划在安沫沫的脸颊上。

一刀,一刀,原本那艳丽的芙蓉面顿时变的面目全非,鲜红的鲜血顺着脸颊流躺在地上,染红了安沫沫的衣服,让她看起来整个人都狼狈不堪,可是周身的气质却没有丝毫的改变。

安沫沫感觉到脸颊的剧痛,那痛似乎牵扯着自己的每一条神经,让安沫沫认不出发出声音。

“哭泣吧,求饶吧,只要你求我,你哭一个给我看看,我就放了姐姐你,你说好不好?”安香的手中拿着小刀,有些癫狂的看着安沫沫。而此时的安沫沫,一张芙蓉面已经布满了纵横的伤痕,只有那双清冷的带着月光一般的眸,永远都是那般无动于衷的模样。

“我的好妹妹,你永远都是那样天真!”安沫沫说道,哪怕她每说一个字就会带动自己脸颊的肌肤,让她感觉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