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宴会

今天是陆家陆老太爷的70大寿,陆家人为她举办了一个大型的生日宴。宴会是在室外举行,一走到门口就能听到祥和的音乐声。陆家后院有一个大草坪,估摸着有2、3千平米那么大。迎合着帝都的好天气今天的草坪显得特别绿。在门的右面搭了一个临时的台子,台子用红色的丝绸装饰过,台子后面的墙上有一个非常大的寿字,在台子的正前方整齐的摆放着十几排用红色罩子套住的凳子,主会场的不远处摆放着你两排20米长餐桌,围墙脚下有一个大泳池,阳光照在蓝色的池水上,彷佛倒映出所有的和谐。

慕恩熙穿着服务生的职业裙别着对讲机,拖着一盘酒在人群中游走着。

“大哥,你听说了吗?陆老爷子今天请了慕家的人?”一副吊儿郎当地俞星辰问道

贺政熙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没搭理他的话。

见到贺政熙没多大反应,顾子遇无语地朝着空气翻了个白眼,冲着刚从身边走过的慕恩熙大吼一声:“给爷一杯酒,快!”

慕恩熙被这么一吼,微微愣了一下,递了一杯给俞星辰,不料手一抖,一不小心洒到了他旁边的贺政熙的身上。

“你怎么搞的,端个酒水也不会?请你来有什么用,白拿工资吗?陆少你们家怎么请人的?”一旁的俞星辰不满地问着陆少风。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慕恩熙低着头,迈着长腿只想赶快离开。

“怎么?把我衣服弄脏了就想走?”一直没说话的贺政熙开了口。

“那你想怎样?”慕恩熙垂下眼皮一脸镇静地说道。

“王二丫?”贺政熙低头看了一眼她的胸牌,“这名字,有点意思!”

“王二丫?这么土的名字也有人起?”俞星辰忍不住笑了起来。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名字是父母起的,再土也得用!”慕恩熙面无表情地说道,“弄脏你的衣服实在抱歉,可以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我可以重新给你买一件,但今天不行,我有事得先走了!”

“哈哈哈…”旁边的俞星辰忍不住笑了起来,权当是在听一个笑话,“你要赔?你一个学生拿什么赔?你知道这衣服值多少钱吗?”

此时,慕恩熙埋在耳朵里的隐形耳机里传来了方紫萱的声音,“老大,目标人物出现。”

慕恩熙没有作声,只是悄悄的在手表上用摩斯密码给她传递了“知道”两字。

慕恩熙环顾了四人,根据之前方紫萱给的四少的资料,在心里暗暗分析起来:这个一点就着的草包自然就是俞星辰,而那个被称为陆少的自然就是陆少风,她再扫了一眼那个以慵懒的姿势靠在树上,一只手抱胸,另一只手端着酒杯一副干我屁事的人应该就是顾子遇了,而站在她面前的人自然就是贺政熙了,都说贺政熙在商场上雷厉风行,不给我对手留任何情面。但时间紧迫她必须尽快脱身,所以只有搞定他,不然只能强行离开了。

“既然赔不了,那我只能帮您干洗了!所以您把外套给我吧!”慕恩熙强忍住心里的不快。

“你是想脱我的衣服?”贺政熙慢慢贴近慕恩熙,脸上玩味的表情竟让她有产生了错觉,两人已经认识好久了。他的距离越来越近,直到两人间的距离只有一纸之隔,他突然停下了动作。慕恩熙的身高也有170多公分,但在他面前足足比他矮了半个头,她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压迫感。

贺政微眯着眼俯视着她,但脸上似有若无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你走吧!”贺政熙慕地站直了身子,脸上竟有一丝失望。

慕恩熙楞了愣神,不给他反悔的机会,抬腿就走。

旁边的几个人都被震惊到了,一项不近女色的贺老大居然对一个谋生女人如此亲密?

“你真就这样让那女人走了?”

贺政熙端起手边的酒抿了一口,有些不满地说道,“什么这女人,那女人的,不久以后她会是你们的嫂子?”

听到这话,三人均是满脸黑线,一副被吓得不轻的样子。他们不近女色的贺老大居然会让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人成为他们的嫂子?简直是跌破他们的眼镜,毁完他们的三观。

“老大,你。你没搞错吧,一听那名字,王二丫哪配做我们的嫂子啊!况且不是已经有了一个嫂子了?”不识好歹的俞星辰气愤的说到。要让一个骂他草包的人做他嫂子,简直是奇耻大辱。

“恩?”听到这话,贺政熙一脸铁青的瞪着他,一双黑石般闪耀的眼睛透露出鹰鸷般锐利的光芒。

俞星辰被瞪得魂都丢了一半,立马焉了,说道:“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这四人都是穿开裆裤长大的情谊,比亲兄弟还亲,但贺政熙的能力和魄力都在三人之上,他们对于贺政熙的信任和敬畏是毋庸置疑的。特别是俞星辰,反正做错了事前面有三位哥哥顶着,三人都把他当弟弟宠着。所以有些话其余两人不敢说的,俞星辰敢说。看到俞星辰被吓焉了,其余两人把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

贺政熙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立马变得严肃起来,“少风,你立马去监控室看看刚才我们周围有没有记着拍照,不能让他们拍到那个女…王二丫的脸,还有看完把刚才的视频删,我不希望网上或报纸上有任何关于她的报道或照片。”

陆少风有些疑惑了,才第一次见的女人老大至于这样劳师动众吗?

隐蔽在别墅其他地方的方紫萱已经通过慕恩熙耳钉上的隐形摄像机看到了当时发生的情况。她正用生命对自己发誓,他确实不想用那王二丫的,可这次a大的勤工俭学名单中就她来不了,所以她也只能委屈自个老大了。当然其他几个隐蔽起来的人自然也通过蓝牙耳机听到了发生的一切。他们自然是不敢嘲笑自个老大。

与此同时,离开人群的慕恩熙通过耳朵里的隐形蓝牙耳机联系了方紫萱,她先一步开口:“老大,我错了,我下次不敢了!”

“还有下次?”慕恩熙满脸黑线。

“老大,我真的错了!”方紫萱软软糯糯地说到

“回去在收拾你,你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说完慕恩熙对隐蔽起来的几人下达了命令。先让方紫萱黑进陆家的监控系统,找到刚才他们四少对话的视频,查看周围是否有记者拍照,如果真发现了有人拍照,必须删除他们相机里的照片,最后再把视频删除毁掉相应的视频原始目录,防止被修复。还有必须封住网络终端,不能让她的照片出现在网络上。

作为华国顶级的黑客,这对于方紫萱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10分钟后,慕恩熙再次对着蓝牙耳机说:“紫萱,弄好了没?”

“老大,我遇到点麻烦,不过难不倒我。”

“抓紧时间,我们时间不多了。”慕恩熙再次强调道。

10分钟后,方紫萱那边终于传来捷报,“老大,都搞定了,刚才确实有人拍照,我已经把那人照片截图发到蓝雨的手机上。我那个络终端也被我入侵,只要有您照片的网站都会被我拦截,所以不用担心。”

“嗯,好!刚才怎么回事,侵个系统怎么用了这么长时间,可是破了你的记录了!”慕恩熙调侃到。

“老大!”方紫萱有些气结,“不带您这样戳人短处的,不过这是我要向您汇报的,刚才我入侵陆家监控系统时,发现他们居然用的是最高的加密方式,还好我技术好,不是我自夸,这世上懂这种加密方式的人只有四个。而且我进去之后不久就被对方发现了,那人tm的贱,居然在前面放一个虚假信号诱我入套,然后真人其实躲在后面想伏击我,把我一举歼灭,可惜被我没上当…。”

“讲重点!”方紫萱还沉浸在自我良好的夸奖中,被慕恩熙一声吼得没脾气了。

“重点就是我发现他跟我的目的是一样的!”

慕恩熙几不可察的愣了一下,“紫萱,赶快切换到网络,用第五代暗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