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洞房花烛

大翰文德五年。

京中发生一件震惊全城之事。

凌太傅之女和楚王睡了!

那天正好是凌太傅四十岁寿辰,百桌寿宴好不热闹,所以看到此事的人很多,想掩也掩不住。

这事若是搁在其他人身上也没那么大动静,主要凌太傅之女凌南依和这楚王殿下男未婚女未嫁。

且这凌南依还是齐王的未婚妻,严格说起来,楚王是睡了即将成为自己堂弟媳妇的女人。

其实这都不算什么。

最重要的事,楚王与凌太傅有深仇大恨。

五年前老楚王和楚王妃因私制玉玺被人告发,不过两日便在宫中被先帝赐毒酒身亡,而告发之人正是以刚正不阿闻名的凌太傅。

事后,楚王和凌南依皆恶口指向对方,说是对方给自己下药。

事实如何,旁人谁也不知。

但众人估摸应是楚王对凌南依下药,目的很明显,抓不住害死父母的仇人凌太傅把柄,这是要拿他女儿出气啊。

丑事已经做了,为了顾全大局,皇上同一日搬下两道圣旨,赐婚楚王与凌南依,并且为了弥补齐王,又将上官家嫡小姐赐给了他。

两庄婚事同一日举办。

红烛高燃,照着寂静的喜房。

凌南依凤冠霞帔端坐在床边,心里十分忐忑不安。

眼前的情况完全超出她的预想。

前不久,她才被恋人抛弃,身首异处;现下,她竟凤冠霞帔,嫁人了。

没错,她穿越了。

而前主会在大婚之日自尽,显然这桩婚事令她生不如死。

凌南依对这里的事一无所知,也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什么,但这对她来说却是好事,总归她又活着了。

“眼下是什么时辰了,王爷大概什么时候过来?”

她是从花轿中醒来,路上从随行的丫头口中套出一些信息,得知自己嫁的是一位王爷。

楚王。

“小姐,你别着急,时辰不早了,王爷一会便要来了”。一个没听过的声音响起来,这是跟随她而来的另一个小丫头。

可惜在路上一直守在花桥边的那个丫头太聪明沉稳,怕露出马脚,凌南依未敢探听太多,只得到少许无关紧要的信息。

此时,她不敢再多问。

前厅。

“恭贺王爷大喜啊”。

楚王萧瑾坐在主位,身边是源源不断涌上来敬酒的宾客,今夜他们是有意要灌醉这位新郎官,自从开席,就没让他歇下来过。

人声鼎沸之中风影艰难挤到楚王身边,在他耳边仅用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

“王爷,方才巡逻护卫抓住两名可疑之人。”

含笑和一人碰过杯,萧瑾假装与风影寒暄一般,若无其事问,“审的结果如何?”

“今夜宾客太多,鱼龙混杂,一时不察让他们溜了”。

闻言,萧瑾沉下声,“今夜王府戒备森严,进来容易出去难,人肯定还在府中,接着去找,若是让人跑了,本王惟你是问!”

“是”。

风影离开后,萧瑾可能喝的实在太多,他双颊赤红,眸光迷离连正常的站姿都不能保持。

见状,杯盘狼藉之中的人群劲头终于淡了下来。

恭贺的声音随即消失殆尽,两名侍卫扶着萧瑾踉踉跄跄往喜房的方向走过去。

“都下去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