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冥王回归

欧洲的皇家机场,一个身着黑色风衣的青年男子,一丝微笑挂在他的嘴角,阳光照在他略显消瘦的脸颊上,显得更加英俊潇洒,慢慢摘下墨镜,深邃的眼睛里带着一丝神秘,静静在登机口坐在,不少人都看着这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东方青年,而青年对众人的目光熟视无睹,眼里眺望着东方。

“各位旅客您好,飞往华夏的飞机即将起飞,请做好准备

”,随着广播里的提示响起,青年站起来,走进了登机口。

“这位先生,不好意思,请不要把包放在走道上”,一句流利的英语打破的青年的思绪,抬起头,一个美女空姐微笑地看着他,青年看着这位美女,也是黑头发,黄皮肤的东方人,而且还是个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胸口一对“凶器”让青年心中波涛汹涌……

“先生”,空姐注意到青年的眼神,有些羞涩愠怒的说道,青年回过神来,流利地用英语回了一句“不好意思”,把包放在座位上,青年说道“你也是华夏人”

空姐愣了一下,用华夏语说了句“是啊”,来欧洲的华夏人不少,但是这是一个欧洲小国家,华夏人的身影不经常出现,青年看了看空姐的工牌,“你叫唐韵,你好,我叫叶世楷。”青年很绅士的伸出了手,微笑说道,唐韵愣了一下,刚才看着他的脸,居然被他的微笑迷住了,过了两三秒,这才伸出手和他握手。

“你好,飞机上有事找我”,唐韵笑着回答,转过身留个叶世楷一个靓丽的背影,叶世楷盯着唐韵的背影,又低头抿了一口咖啡,撇过头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眼里透着沧桑与一丝婉伤。心里暗暗想道:华夏,时隔这么多年,我又回来了。这个美丽富饶的国度,也埋藏着叶世楷的回忆。

突然间,叶世楷心口一疼,大量的痛楚涌上大脑,他抱着头,眼睛里透着血红,“该死,又来了吗?”周围乘客见到情况不对,急忙叫来空姐帮忙,唐韵看到这种情况,三步并两步,急忙走到叶世楷身边。

“叶世楷,你还好吧”,唐韵说道,脸上流露出担心与焦急,叶世楷知道这是嗜魔症的症状,体内有股能量在经脉里乱窜,他急忙运转内力,镇住这股力量,脸色也逐渐好转起来,眼睛里的血色也消失了,“我没事,帮我倒杯水吧”,叶世楷说道,脸色带着一丝苍白。”

“嗯,好的,你等一下”唐韵看到他逐渐正常,这才松了口气。

叶世楷又看向窗外,回忆起曾经的种种经历,三岁那年,当兵的父亲阵亡,只留下他和母亲,后来上了高中,母亲就得了癌症,病重去世了。母亲死后,他伤心欲绝,有一天,他没来上课,老师只知道他辍学了,很多同学找他,但毫无头绪,从那一天,他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仿佛从来都不存在,那天之后,叶世楷一个人去参军了,经过几年打磨。他成为了龙牙特战队的队长,创下了无数的兵王记录,二十岁那年就获得少校军衔,是当时的军队佼佼者,更加是当时军队一批热血青年的崇拜对象,堪称军队里的精神领袖,如果不出意外,他的军队仕途前途光明,可就在那次行动中,龙牙特战队因遭到上千敌军的包围,昔日朝夕相处的队友,一个个倒在自己的面前,最后上百人的特战队,只有十几个人杀出重围,到达安全区。想到这里,一行清泪淌过叶世楷的脸颊,窗外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晶莹的泪滴反射出刺眼的光芒,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画面依旧在脑海里记忆犹新。

回到基地后,叶世楷像丢了魂一样,这么多并肩作战的兄弟都战死了,他心有不甘,作为小队的直接指挥官,他是负有责任的,不甘,愤怒,自责,愧疚充斥着叶世楷的内心,最后,他毅然决定出国,成为了雇佣

兵,三年里,他从弱

到强,从一个人发展成称霸欧非两洲的超级佣兵组织,到现在叶世楷新晋成为十二主神之一的冥王,成为佣兵之神,而位于欧洲的冥宫,更加是冥王的老巢,里面蕴含着主神的力量,三年来,随着他的地盘逐渐扩张,也引来不少人眼红,一些人开始与冥王对抗,但都是以死亡告终,一些小国家,甚至举国对抗冥宫,但最终被打的连政权都丢了,成为冥宫扶持的傀儡政权,而冥王本人,在冥宫内部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行踪不定,相比较驻守冥宫的核心成员,更显神秘,传言冥王冷酷无情,心狠手辣,操纵他人的生死,更是凭一人之力,全歼五百人的非洲第一大佣兵组织毒蛇,成为所有雇佣兵和地下势力的禁忌。

而嗜魔症,正是叶世楷在杀人中渐渐染上的,病发时体内有种莫名的能量乱窜,人会失去意识,只会破坏毁灭。因为只有杀过成千上百的人之后才会得病,所以患病人少之又少,目前连叶世楷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医治,只能用内力镇压体内的能量。

叶世楷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上午了,飞机也在华夏燕京的机场降落。走出机场,叶世楷看着这座曾经记忆中的大都市,作为华夏的都城,千年的历史传承,现代化都市里透着古朴的气息。

这时,手机响起,叶世楷掏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无奈的叹了口气,接通电话放在耳边“喂”。

“你怎么一个人到华夏了。”耳边响起一阵冷冰冰的声音,那声音仿佛是来自九重寒域,但叶世楷却听出声音里的一丝关心和愠怒。

“我是来……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