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天奕皇朝,睿帝贞已年,冬。

塞外荒芜大漠,黄沙浩浩无垠,沙尘蒙天亘古不变。

是夜!

黑沉沉的天幕下,沙丘跌宕起伏,连绵不断,远处最高的沙山上,一抹紫色纤影面朝黄沙,孑然而立。

这抹的身影在浩瀚的沙漠与苍穹间,显得极为渺小,孤独而萧瑟。

少女遥遥望着蜿蜒的沙脊线,眸光微暗,姣好的容颜上,落寞之色不加掩饰。

她从小就随爹娘生长在这片荒芜的塞外,也曾依偎在娘的怀里听过许许多多的中原文化,也曾憧憬过帝都圣宁城的繁荣,梦中到过江南的烟雨小巷……

但在她十几年的人生中,看得最美的风景还是漫漫黄沙舞,听得最多的旋律是铮铮战鼓声,广袤的黄土地,是她知事以来,最熟悉的画面。

今晚,是她最后一次出现在这滚滚黄尘中,因为明天,她就要随爹娘回中原。

沙漠渐渐起风,冬天虽不会引起沙尘暴,但若等到飞沙走石、黄尘蒙眼之时,就很难再辨出回军营的路,少女轻轻叹了叹,提脚准备离开。

没走出几步,突然,东边有一道银白色的光芒点亮天际,她好奇的循着光束望去,瞳孔中盛满惊讶色…

暗沉的苍穹中,有一片天宇奇迹般的光圈萦绕,点点星辰错落有序地盘旋其间,像是被一副被搅浑的棋盘,见星云,现北斗。须臾,那道银白色的光芒开始聚拢,形成一道炽色的光波,划破蒙蒙夜色,快如闪电地冲了过来。

不好!

少女暗叫一声,提脚就跑,只是没跑出几步,身体就被光波包围。如置身虚无,无力动弹,一缕炽色的光波延伸没入她眉心,灵魂似乎被抽离了一般,缓缓地,失去了知觉……

彼时,沙漠深处,百里帐营连绵,无边无尽。

这是天奕西北戍边大军。

营中,一名白铠少年若有所思地凝望着天边消逝的光芒,漠然的神色蒙上一层复杂,他在沙漠上辗转了十几个春夏秋冬,从未见过如此奇特景象。

心中莫名地生起一阵忐忑,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转身回到营帐,没多久,持着一杆丈长亮银枪出了军营……

------题外话------

这是一个引子,下章开始进入正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