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龙凤胎

西北某郡的郡守府里,百里芸坐在温暖的隔间,头上绑着两个包包头,肥嘟嘟、嫩呼呼的可爱小脸面无表情,正瞪着面前那个也绑着两个包包头,傻傻看着自己的四岁小家伙。

一模一样的肥嫩小脸,一模一样的细腻眉眼。

龙凤胎!

几个月了,还是适应不来!

事不关己只觉得可爱萌萌哒,可突然当事人变成了自己……

一睁眼自己变成4岁的古代小包子,好不容易适应些,但是永远一回头都看见——另一个你自己站在身边——那种心情真的不是惊喜,而是——惊悚啊!

昨晚实在吓得太狠。

来这里后她一直睡不安稳,昨天半夜又迷迷糊糊爬起来嘘嘘,没注意到双胞胎弟弟也迷迷糊糊跟在她背后走。

她上完嘘嘘一转身,吓得“嗷”地一声!

她弟也被她吓得“嗷”地一声!

姐弟俩双双一屁股坐倒在地。弟弟百里止哭得把房顶都快掀了,她一个大人,哭不出来,但也吓得魂飞天外小脸儿惨白,差点直接给穿回去!

为这,昨晚睡死了没听见主子起夜的两个小丫鬟今天都挨了腿板,扣了三个月的月钱。连刘嬷嬷也扣了一个月的的月钱,很是生气呢。

此时外间门帘一响,一个俏丽端庄的十三四岁少女带着两个丫鬟聘婷而来。少女身段儿笔直,柳眉如描,杏眼如画,说不出的冰嫩美丽。

百里芸这一世的长姐,百里柔,少女正像如今这春雨初停的天气,些微寒凉,但又透着勃勃的生机。

百里柔关切的探头看了一下内屋的龙凤胎:“小妹是不是又冷了?看都打哆嗦了呢。”,一边说着,仔细在外间脱掉大氅,搓了搓手,烤热了整个身子,才绕过屏风进来。

白日里当值的两个小丫鬟一听大小姐说,立刻忙着去摸小小姐和小少爷的小手小脚,看要不要给小主子换一件厚些的夹袄。

百里柔进来,伸手挥退了手忙脚乱的小丫鬟们,摸了摸弟弟的小手儿,觉得没事,便亲亲他,转手把面无表情娇软可爱的小妹妹抱了起来,额头贴上小妹妹的额头,初发的花枝一般的俏脸上绽开了动人的微笑。

“额头一点都没发热呢,小手也不冰。我们家溪桑刚刚哆嗦什么呢?嗯?哆嗦什么呢?”

溪桑是百里芸的乳名,百里柔亲昵地叫着,双手插在她的腋窝里,一边笑问,一边故意举起妹妹左右轻轻晃动。百里芸腋下微痒,忍不住“咯咯咯”地笑出声来。

身后,被忽略的百里止奶声奶气地跑过来拽住了大姐的裙裾:“夕惕也要抱!”

“好,姐姐等会儿就抱夕惕啊,夕惕就稍等一会会儿。”

小少女百里柔俯下身,又把弟弟抱起来逗了一会儿,温柔地亲了亲弟弟的小脸蛋才放下,示意弟弟身后的丫鬟照顾。

转身,再次把百里芸疼宠地抱在怀里。

自从几月前路途上溪桑差点儿病得去了,病好之后精气神儿怎么都不如往前,一家子都忧心着,只在她本人面前不敢表露罢了。

百里柔面上含笑,又拍抚逗弄表情木木的小妹妹两下,转过身来,小脸转为严肃:“刘嬷嬷呢?”罚她一个月的月钱,就敢耍脾气不在主子跟前伺候了?

龙凤胎身边如今这几个小丫鬟,都是到了西北才由外祖母帮着掌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