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九章 饶你不死

(敬告:前一章末尾有错误,已修改)

听到这里,杨硕将云梭一抛,拉起小慧就跳了上去,又嘱咐淑兰照顾好娘亲。

娘亲说可惜了,好好的一顿团圆饭。

杨硕回道:娘,就一刻的功夫耽误不了。儿子很快就回来,还带上芸姨。

娘亲高兴得连连说欸。

云梭化为一道黄色的流光,很快就消失在了天际。

小慧第一次坐上法器,害怕得不敢睁眼,杨硕让他抓紧自己,很快就到。

小慧说,哥,你知道在哪吗?

回答是不知道。

得,还得小慧指路。

于是放慢了速度,让她扶着碗沿坐在前头,杨硕则立在她身后,就这样向那个偏远小村里赶。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云梭毫无避讳的穿过几个大村落直接往小慧家赶。

“这是……流星?”一个在井边打水的汉子仰着头惊讶的望着夜空。

在那个方向,一道黄色的流光从空中划出一道斜线坠落下来。

这个小山村确实偏僻,人家也不多,就三四十户。所以两人从云梭上跳下来的时候也没有人看见,只是有几条狗在不停的叫唤。

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一个泼妇的声音在咒骂,骂得很难听,说什么这种婆娘死了最好,母女两个没一个好东西,都是赔钱的货。

小院里,一个糟老头子坐在屋前抽旱烟,刚想开口说什么,一看小慧后面跟着个男人便又打住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屁孩吸溜着鼻涕趴在地上玩泥巴,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

见小慧进来,那家老太太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数落,说你还知道回来呀,你娘都快死了,你怎么不也死在外面啊?家里这么多事,还跑到旧主家去帮忙,你说生你养你有什么用?

总之叨叨叨一大堆,“闭嘴!”杨硕一声低喝,这老太太就立马卡了壳,眼中惊疑不定,愣愣的说不出话来。这还是看在小慧的面上,没有与她过多计较。

两人进了屋,发现芸姨平躺在床上,嘴唇发白。小慧他爹在一边手足无措。

杨硕连忙伸手按在了她的脉上查看病情。

粗略看了一下,发现她只是气血不足昏了过去,再看她面黄肌瘦肯定没少挨饿。

于是质问道:“她是怎么晕倒的?你们没给她吃东西?”

小慧他爹支支吾吾的道:“吃是吃了的,但是家里穷,想吃得很饱也不大可能。哦,她是干活时晕倒的。”

杨硕四下一打量,发现这家子虽然穷,也没有多少摆件,但要说穷得连饭都吃不饱,似乎也说不过去。当然,若是被刻薄针对,那就另当别论了。

至于干活晕倒,回想起进门时在院里子看到的那一大堆衣服,也就明白了几分。只因那些衣物的用料华贵,根本不是这家人穿得起的。

而小慧的话语也证实了这种猜测。

“爹,你们是不是又逼着娘亲接活了?难道你不知道娘经常头疼腰痛吗?”

她爹被问得抬不起头来,把头往膝盖上一埋,便闷声不语。

看芸姨元气亏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