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身份

打盹猛然惊醒所带来的失重感让唐泽信诚浑身一哆嗦,下意识地立马抬起头直盯着前方,并用余光向四周扫视着。这几乎已经成为一名学生的被动技能。虽然穿越之前他已经是一名大二的学生了,可是这个坏毛病一直没改掉。

他前世运气挺背的,自幼父母早亡,一直寄宿在舅舅家。在别人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受尽别人的白眼。所以一到十八岁,他就直接从舅舅家搬了出去。至于父母留下的遗产,他也没有跟那些亲戚扯皮。就当回报这些年他们给的基础生活。

搬出去之后他就开始兼职,本身良好的制约力约束他并没有成为一名小混混,反而在贫苦的生活中越挫越勇。半工半读的生活让他瘦弱的身体承受了很大的负担,所以课堂上睡觉就是家常便饭。虽然高中的知识他已熟读,但唐信诚仍然强迫自己清醒着,为的是保持良好的形象,毕业评语能够优秀一些。

久而久之就养成了瞌睡中惊醒快速集中注意力的能力。

“这是哪里?”唐泽信诚观察着周围。

映入眼帘的便是挂在槽孔上的各式剪子,曾经在理发店做过兼职的他很快就认出那几种类型的剪子:平剪,哑剪,小平剪。

“这里是理发店,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判断自己位置的同时,疑问也浮上心头,自己不是早就不做这份兼职了吗?

大的落地镜将整个少年整个身形映入其中,挺拔的身躯超过椅背,身上披着防止落发的布匹。

看到镜中的面容,唐泽信诚一惊,这不是自己的面孔,不过是真的帅啊!如同白玉雕塑一般的面孔,挺拔的鼻梁,单薄的嘴唇微微抿起,有些苍白的肤色,再加上微皱的眉头,这个少年仿佛是从十八岁少女漫画走出来一样。

“自己这是穿越了吗?”唐泽信诚确定了自己的处境,同时悄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发现挺疼的。

唐泽信诚盯着镜中的自己一会儿,突然眼中闪过一条消息:漏电的染发加热帽。

“怎么回事?”他从头上的加热帽知道自己正在这家店中进行染发,可是这漏电的加热帽是怎么回事?

他重新眨了眨双眼,仔细盯住加热帽,发现又出现了那一行字。

“这是金手指?”唐泽信诚疑惑中从桌上拿起一本书,他可以肯定这上面的日文看不懂,不过下方的汉字说明了这是一本什么书:快速学习汉语。

唐泽信诚盯着这本书看了一会儿,意料之中眼前又出现了那一行字:日汉通译,可学习日语通用,汉语通用,是否学习?

学习,唐泽信诚心中意念一动,他将书放到桌子上,闭起了眼睛,嘴角压抑不住翘了起来,放在一般人面孔上是小人得志的笑容在这副面孔上的加持下变成了邪魅一笑。

“这可真是梦幻般的开局啊!”唐泽信诚一向冷静的心境此刻也不禁波澜起来。有了这样的金手指,学习还不手到擒来,无论这具身体是否在上高校还是大学,他都有信心通过学习改变自己的未来,毕业名牌大学,进入国际公司,创业,结婚,这一切都是以优异的学习成绩为基础的。

遐想了一下未来,唐泽信诚听见门把手转动的声音,想来是理发师过来了。

通过落地镜,唐泽信诚可以看到身后的情景,棕黄色的门扉转动,从中慢慢钻出来一个矮小的身影,至于为什么说是钻,实在是这个留着齐耳短发的女孩实在是太小了,矮矮的,就那么一下只,不知道有没有一米五。

“客人,醒了没有,醒了没有?”

小小的女孩字垫着脚尖慢慢走了过来,一副小心翼翼的表情,好像遇上了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已经醒了,谢谢。”唐泽信诚道,别人对自己关心有加,他同样也会回应谢意,这是一直他的为人处世之道。对于陌生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