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别有所求

“刚刚是谁射中的宋老弟,给本王站出来,本王可以放给你们其他人走。”王宗仁看着这面前影衣门的几个刺客,倒是显得并没有特别的计较。

冤有头,债有主,谁动了宋毅,自然是要负这个责任。叶升只是没有想到,王宗仁竟然对宋毅这般在乎,即使在这个时候,也是先替宋毅考虑,真不知宋毅究竟给他下了什么药,能让一个亲王这般信任他,属实有些不简单。

“这个……”龙刺客听他的意思,只是要对一个人报复,他们这些刺客互相之间,本就没有什么友谊可言,有的,只是共同完成任务而已,“刚刚应该是你吧。”

龙刺客看着身旁离他第二近的一个黑衣刺客,直接是说道,他的心里,却在思索着。

“我……我没有啊,不是我。”这可是几乎等于自杀式的话语,若是他承认了,这下场,可想而知,必然是要死在王宗仁手下的,他断然不会承认这件事情。

“不是你?刚刚我看到了,是你误伤到的他,没事的,站出来,承认,有我在呢,别怕。”

“大哥,这可是要出人命的。”他仍然不太想承认。

代号龙的刺客走到了王宗仁一群人的面前,他看向了后方的这群人:“卫王,我们这些人,都是一起经历生死过来的兄弟,刚刚的箭雨那般密集,谁也没有注意是谁射出的箭,卫王要是想动手的话,我们这些人,也只能是和卫王拼命了。”

他现在无论拿哪一个当垫背,都是极为不妥的,这些人是因为王宗杰的原因才听命于他,王宗杰现在都死了,他一个人再厉害,现在想要甩锅给其他人,都会引来不满,等于玩火,而且王宗仁,还不一定会放过他们其他人。与其这样,还不如同舟共济,站在一起。

“噢?这么说来,你们这群人,还是想死在这里了?”王宗仁反问道,他对身边的弓弩手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准备射箭。

宋毅对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无论谁,都不能伤害他,这些无名小卒,更是不行。

“卫王殿下,我来救宋毅,可否放过这些人,让他们也去过一过平常人的生活。有些人,这一辈子从一开始就被带入了这条路,他们也是无辜的,只是因为王宗杰的原因,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如今罪魁祸首已死,就原谅他们这些人吧。”叶升在一旁,当起了这个和事佬。

对叶升来说,这些人最好是不要死的,他需要这些力量来扩建星火门,虽说这是私心,但叶升,也想让这些被王宗杰毒害的人,也能有一个自由的身躯,不受生命的约束。

龙虎鹰三个刺客,都没有想到,到这个时候,叶升竟然还会帮他们说话,从一开始,他似乎就想帮他们这些人解毒然后还回一个自由之身,如今,竟然还想着帮他们出去。

这个人,若是没有目的,应该不太可能,没有人会圣母到可以帮助任何一个人而不求回报,每一份付出,都是为了有回报的才对……

他们三人这样想,王宗仁又何尝不是。他的思绪之中,已经渐渐的开始揣测到了叶升的用意,他这个家伙,手下没有任何的兵权,莫不是想发展一下这些人,成为他的手下不成?

毕竟救命恩人这个词语,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分量还是十分重的。

但是话又说话来了,现在杀了这些人,无异于得罪了整个影衣门,如此庞大的势力,若是能够与之结好,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王宗仁因为身边的智囊不在,思考问题的方式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很多地方都没有想的很周道,他觉得会感激他,于是便顺势的用叶升的台阶,走了下去。

“本王会放过他们,但是不是看在任何一个人的面子上,本王是想给他们这些被王宗杰毒害了的人,一个光明的未来。”王宗仁看起来十分大度的说道。

“如此能够止战,我替我身边的这些兄弟们,谢过卫王了,也谢过宁王,希望宁王能够履行诺言,明日给我们这些人解药,不然,我们依然是必死无疑。”

“那是自然。”叶升点了点头。

这群活着的二十个刺客,第一次从王府的正门走了出去,大摇大摆的,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这也是他们第一次,体会到站在阳光下的快乐之感。

永远的活在阴暗之中,整个人都会变得愈发卑微,眼中除了杀戮,还是杀戮,其他的一切,都将化为子虚乌有,人命在这样黑暗的人眼中,也将如同草芥一般,不再重要。

叶升愿意给他们一次重新活着的机会,他们这些人,也愿意以新的方式生活下去。

目送他们离去,王府之内,便只剩下了他们自己人和叶升,王宗仁招了招手,身边的士兵便散去了。这些士兵们都大多之前就见过叶升,知道他的身份,便不再有任何防备。

叶升一个人,和王宗仁,两个恶人面对面的站着,他看王宗仁的那双眼中,带着一丝的诡异,仿佛在说着:“你在想什么,我都知道。”

王宗仁说道:“宁王殿下,请吧,既然你都说了能救宋老弟,让宋老弟快点好起来,那本王就看看,你的本事。”

“说过的,肯定会做到。”叶升说道,他跟着王宗杰走入了屋中。

叶升看着刚刚被士兵们放到床上的宋毅,此时的他腰部中了一箭,这虽然只是一个外伤,而且没有伤到命脉,但是想要在短时间内将他恢复原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叶升看到这一幕,突然想起了很久之前,三人从那层层堡垒般防守的长城逃出来时候的场景,宋毅当时,也是中了一箭,那一次,没有抛下他,也没有抛下后来的段白风,兄弟之情,这辈子应该都无法忘记。

虽然现在,他似乎和自己已经两个势力的人,但是这份过命的交情,无论到何时,都不会过时。即使他不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