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颜真卿吗

“你好。”男人的声音清脆凌冽,如泉水叮咚响作响。

童桐迫不得已把手机放回口袋里,被迫随着人群一起往前走。

颜真卿一手捏着一页纸,一手拿着手机在耳边。

颜真卿“喂”过后,手机里迟迟没有声音传来,有些不悦的把手机拿到眼前,屏幕上显示的赫然是一串号码。

有陌生来电?不过现在推销的都需要客户来问他想要啥吗?颜真卿皱了皱眉头,手却冲着那个红色点去。

“你撞到我了。”手机里突然传来女生高分贝的喊声,颜真卿拿手机的手猛然一抖,小一万的手机差点跌入大地母亲的怀抱。

颜真卿把手机放回耳边,手中的纸被他放下,全神贯注的听着话筒里的声音。

童桐在被行人撞过N次后才决定迈开脚步随着行人走,她真的不想体检N+1次的疼痛了,而且人群又很密集,被撞了还不知道是谁撞的。

童桐憋屈的随着行人走动,走过一个门口后吵闹声就更喧哗了,“南水的,有去南水的没。”,“上西,上西的还差一位,人齐发车。”……

童桐拽着书包带子走的更快了。

童桐对刚才那个场面也不陌生,不过那是在出站口。

童桐走到一个大广场,人群比较稀少的地方才敢停下来,真的是被撞怕了。

童桐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正在通话中,下面的时间是09:59。

颜真卿在童桐的感觉中不像是无聊的人,不过电话没有挂断也挺好。

“喂,你好,我是童桐,请问你是颜真卿吗?”

童桐也没有把握对面的那个人会不会是颜真卿,但是这人生地不熟的,她真的不知道该找谁了。

童桐紧张的握着手机,心里默默的祈祷着颜真卿还没有换手机号码。

上天此时刚好睡醒,又恰巧的听见了童桐的祈祷。

“嗯,我是颜真卿。怎么了?找我有事吗?”颜真卿身体后仰,听到童桐的声音,嘴角的笑容更是灿烂了。

颜真卿的声音本就好听,但是此时在童桐听来犹如天籁。

“你好,颜同学你好,我是你大学同学童桐,我记得你好像是Y市人?”

不会错的,因为颜真卿的脸,使得她们那一届的女生对颜真卿的号码和家庭住址都铭记于心。

“嗯,是Y市人,怎么了?”

“啊,颜同学,你知道Y市有几个汽车站吗?”童桐问的有些小心翼翼,她记得Y市貌似是Q省的省会。

“5个啊,怎么了?”

“这么多!S市也才就4个汽车站,Y市比S市发展还好?”童桐只感觉血液倒流,直冲头顶,5个车站,难道还能让他一个个的找吗?更何况她连自己此时所处的位置都不了解。

童桐路痴还迷方向,不要指望她给你指路,她左右还不分。

“嗯,一个是中心站,在火车站的对面,一个是东站,离高铁站近些,一个是南站,附近有飞机场,一个是……。”

“哈哈,颜同学啊,不用说这么详细的。”毕竟你说了我也分不清楚哪里是哪里。

“那个啥,颜同学,你在大学时和谁的关系比较好啊?”

大学时全班35个人,23个她都熟,这种在五个车站找人的事情还是动用人情关系吧,虽然她和颜真卿没有啥人情,但是她的人情关系网大啊,人情换人情呗。

“嗯?大学时和谁关系比较好?搬砖系有一个我发小,怎么了?”

搬砖,系?大学有这个系?

“嗯?那个我是问咱系的同学有没有你关系铁的?”要知道大学时她去过学生会,但是真的没有听过搬砖这个系别好吗。

“咱班同学的话,我当时去报到的有些晚,并没有在咱班的宿舍住。”

“哦,呵呵,是吗?那个你觉得你脾气好吗?”童桐有些想咬死自己,这是破口而出的是什么破问题啊。

时间静止了三秒钟。

“嗯?呵~,你是问我脾气好不好吗?”

话筒里颜真卿的声音没有变得严肃,反而,不是反而,就是笑了。

童桐更想咬死自己了,想就想了,说出来是啥哦。

“自己感觉还好,怎么了?打电话过来是有事吗?”

童桐想说又觉得为难,话在嘴边溜个弯就出去了。

“那个啥,我钱包丢了,里面有我的身份证和银行卡,而且现在是法制社会你知道的吧,没有身份证没有办法住宿你知道的吧,没有银行卡没办法取钱你知道的吧。”

“嗯?钱包怎么丢了?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