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十里画廊

只是这风流人物的名声虽堪比五大绝世公子人尽皆知的程度,但是传闻却说这人是个女子。

还是个美得令人发指的女子。

这女子便是十里画廊的主子,九洲新贵,名唤夜荼靡。

而这所谓的十里画廊,虽是名字取得诗意文雅,然而如今九洲上下,谁都知晓这么一个看似诗情画意的地方,并非是什么文人墨客舞文弄墨之处,不过只是九洲之上最大的一个烟花之地罢了。

但是就是这么个素来为人不耻的烟花之地,却是让这位不是皇族贵胄,也非隐士大族的十里画廊之主在短短三月时间便创造了富甲天下的财富,一跃成为九洲之上最为年轻的富商,当然,也许还能加上一句,这是九洲之上最为貌美的富商。

一个凭空出现的烟花之地,仅仅花了三月时间便成就了一番富可敌国的财富,九洲之人便是想破了脑袋的开始琢磨这其中门道。

然而琢磨来琢磨去,到底还是没有悟出其中精髓,七言八说什么都有,后来终于有人盖棺定论的总结道:“十里画廊之主之所以如此富甲天下,归根究底,其实是源自于美貌一词。”

九洲之人闻言,纷纷点头称是,皆说此言的确是符合至极。

毕竟十里画廊的美人的确是数不胜数,不仅是女子貌美如花,一众清倌也无一不是俊美至极,就连着一众负责侍奉接待的侍女仆从,那也是一等一的美人。

但凡是十里画廊里的人物,随意出去一人,那都是秒杀九洲其余烟花之地花魁的存在,更值得一提的是,十里画廊的美人们还与寻常青楼妓子不同,虽是美得风情万种,但是又半点不会染了烟尘味道。

总而言之,这里的美人都是世间难寻的人儿,一颦一笑都勾人心魂,引得天下男女倾家荡产也是趋之若鹜。

如此一来,这十里画廊之中的美人们身价如何,已然是不用多说,而那些个烟花圈子的女子,也是削尖了脑袋也想入了十里画廊,毕竟寻常烟花之地的女子,便是再美,但是旁人的称呼也仍然是个妓子,然而入了十里画廊的人,天下人却是无一胆敢称其一声妓子,而是只能称上一声姑娘公子。

这自然也是有原因的,这是因为能来十里画廊流连的人无一不是九洲贵胄或者隐士高手,这些人身份尊贵实力超群,都不是旁人轻易能够招惹的,而这等人物看上的美人,谁敢胆大包天的称呼一声妓子,那就是嫌命长了。

然而这事儿表现得最为明显的,还是要数那位十里画廊的主子夜荼靡。

听闻夜荼靡生了一张风华绝代的脸,一颦一笑带着风情万种,举手投足都是娉婷袅娜,顾盼流转便是轻而易举摄了人的心魂。

其实这传闻并未得人证实,因为除了十里画廊的美人们,见过十里画廊之主的人似乎是少之又少,之所以传闻她这般貌美,则是因为九洲之中但凡是见过此女之人,无一不是为此女趋之如骛,纷纷扬言谁要是不知好歹动了十里画廊,便是以命偿还的传闻。

起初有人还不信邪,带着人气势汹汹的上了十里画廊砸场子,后来这人虽然是甫一进了十里画廊,就掉进了美人窝里迷了个七荤八素忘了自己的初衷,但是仍旧是被这十里画廊的仰慕者们干脆利落的屠戮了满门。

夜荼靡的美貌,也是为此得到了侧面证实。而自此一事儿之后,九洲之上再也无人敢动十里画廊分毫。

……

当然,此乃旁言。

彼时十里画廊的阆苑之中,一个身着粉色轻纱的娇美侍女正领着一行人穿过树影扶疏的幽幽径,快步往阆苑尽头的阑珊阁行去。

径之上铺陈着颜色各异的精致鹅卵石,一个个堪比宝石珠圆玉润,两侧点缀着些许繁杂花色,花蝶缭绕,美得惊艳。

然而行走在这些个幽幽径之上的人儿,一身容貌装饰却是完全没有丝毫逊色,美人衬着美景,完全相得益彰。

只是即便是她的身后跟着一群容貌出众风华俊逸的美男子,粉衣婢女却是目不斜视的往前走着,一直行到阑珊阁跟前,粉衣婢女方才压低了声音提醒道:“待会儿进去记得向主子行礼,之后就休要多言,主子不喜话多的人儿,你们既是想要入了十里画廊,那便别想动了什么歪的心思。”

“多谢姑娘提醒。”跟在身后的十名男子齐声应是,言行举止尽是恭敬。

粉衣婢女微微点头,面上却是不以为然,这些个人如今虽是答得轻快顺溜,但是她也知晓凡是在阑珊阁阁见着主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