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0章 终章 大结局

今天是下葬的日子,天气也很应景地掉落着雨丝。周诗瑶捧着母亲的骨灰盒,看了看余笙,她们姐妹是第一次相见,她轻声问:“姐,你来吧?”

余笙上一世只见过那个陈鱼一次,还是远远一撇,现在看着倒是觉得很顺眼。她的手微微有些发抖,接过了骨灰盒,低头,眼泪掉落下来。

冬末春初的时节,天气很冷,尽管是沿海城市,还是透着凉意的。

年华扶着余笙的肩膀,微微按了按,示意她不要激动。余笙只是安静地掉着眼泪,默默往前走去。

周子岳没有叫太多人过来,也就是至亲好友,不过十来个人而已。

骨灰盒放入墓地,算是入土为安了。望着墓碑上的刻字,余笙心里感慨颇多。一切的一切,终于结束了,她的人生也有了一个新的开始。

…………

办好余婉音的后事,周诗瑶就被陈亦歌接到了帝都,房子是现成的,并不是和陈启生住在一起,由于陈亦歌白天比较忙,就雇佣了两个保姆照顾她。

周子岳自己有公司,这十几年也发展得不错,虽说在葬礼上和陈启生也说过话,毕竟是有隔阂的,只是把女儿托付给陈亦歌,他还是留在自己的公司没有过来。

母亲去世后,周诗瑶的心情一度很压抑,好在陈亦歌对她非常关心,事无巨细,在家的时候都会亲自照料,她的心情也慢慢平复。

某日,陈亦歌回家,周诗瑶发现他领口有一枚口红印,她心思敏感,又怕自己太矫情他会反感,没说什么,躲卧室里偷偷哭。

陈亦歌自然发现了,解释了很久,他这是出席饭局不小心被人生扑了,还好他个子高,推拒间对方只亲到他的衣领,随后人就被扔出去了。

这件事没多久,陈氏集团少东家已经结婚的消息就传了出去,碎了一地的少女心。

看到这新闻后,周诗瑶还觉得挺意外的,对身边的男人说:“你这是做什么?”

陈亦歌捏捏她的小鼻子,“当然是把我的名分定下来,我怕你反悔。”

周诗瑶嗔怪地瞥他一眼,“不是应该我比较怕吗?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

“瑶瑶,你性别歧视。”陈亦歌说的理所当然,“我们是平等的,你这么年轻漂亮,我都老了,当然我比较害怕。”

周诗瑶立马露出笑容,抱住他的胳膊,在他肩头蹭了蹭,“你不老,在我心里,你是最有魅力的男人。有时候我都会想,你经常遇到很多女人,她们是不是还会勾丨引你啊?”

他笑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