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重生

“这么多年,谢谢你能一直陪着我。在遇到你之前,我的人生是灰色的,是不停的失去,直到遇到你之后,我的人生才有了彩色。”

男人已经快要死了,却还是舍不得松开妻子的手,两眼直勾勾的望着她:“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事情。”

“我不在的时候也不能凑和,每天一定要按时吃饭。”

“我知道!”女人难过的捂上了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男人已经濒临死亡了,依旧在喃喃而语:“要是能早遇到你,早点遇到你该多好。”

岁月带来了年龄,却不曾衰减过她的美貌,一分一毫,一颦一笑,她仍是他初见时的那么美,美到男人舍不得挪开眼睛。

他脑子里满满的,全是她在他人生最灰黯,最荒凉的时候,给他的那些慰籍,可是他答应过她的事情,却是永远也无法再实现了。

一生太短暂,而他们又相遇的太晚,眼看生死相别,真是数不尽的遗憾呀。

“老聂,老聂!”眼看着男人闭上了眼睛,没了呼吸,女人使劲的拽他的手。

她一生颠波,孤苦零仃,好容易在三十五岁的时候遇到这个男人,从此叫他捧在心窝儿上宠着,疼着,爱着,好日子还没过够了,相约游遍名山大川的愿望还没实现了,他怎么能现在就死了呢?

“真想让你瞧瞧我年青时的样子。”男人忽而又睁开眼睛来,一只粗厚的手回握了握女人的手:“不过隔着一条河啊,就一条河的距离,咱们怎么就没见过呢?”

这回,他是真要咽气了。

女人不由伏到男人的身上,放声痛哭了起来。

“陈女士,聂先生将钊氏置业所有的股权全部留给了您,从今往后,您将拥有衣食无忧的生活,当然,您的继子也保证,他绝对会永远孝敬于您。”律师说这话的时候,颇有几分犹豫。

男人前半生为国家作贡献,亲手打造起国家最大的油田来。后半生下海创业,拼博出身家十几个亿的基业来,其人一生,可谓传奇。

而这位陈丽娜女士是男人的续弦,男人的三个孩子,小时候无人抚养教导,两个走上了岐路,年纪青青就死了,如今唯一活着的一个,还因为体弱多病,终年在医院疗养。

说孝敬,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他是这整个家的希望啊,也是我的希望,他怎么能,怎么能就这么走了?”

想想自己半生飘零,遇到聂博钊之后,他给自己的那些温暖,陈丽娜只觉得自己的天塌了。

他不止是丈夫啊,他是她这后半生唯一的温暖和意义,他走了,叫她一个人于这世上怎么活?

眼看着丈夫咽下最后一口气,陈丽娜捂着嘴就痛哭了起来。

“丽娜,别哭了,你倒是起来啊,再哭下去,眼睛该哭坏了。”

陈丽娜猛的翻了起来,望着木橼烟熏黄了的屋梁,再侧首,墙上贴着的花花绿绿的糖纸,明显带着陈年的老迹。

她爬了起来,于墙上摸了半天,一把拉开块绒布面的,半新半旧的窗帘子,就见年青时的母亲何兰儿坐在院子里,大盆里水雾绑绕的,正在烫着半只腊猪头。

“妈,咋的是你?”

“咋就不能是我,这孩子,哭傻了你了。别哭了,你看妈今儿烫的这半只腊猪头,够敞快吧?你大姨父爱吃猪头肉,你的婚事呀,妈帮你想办法。”

陈丽娜翻身坐了起来,从桌子上拿过日历来,一把翻开,1970年10月16日。

她这竟是,回到过去了?

“你表哥想退婚,哪那行呢,打小儿订的娃娃亲,哪是他说退就能退的,妈把这个猪头提着,咱们一起去,妈帮你把这婚事给你保下来。”

“保什么保,聂国柱不就是在部队上谈了个首长家的闺女想退婚嘛,就让他退嘛,这有啥,咱们丽娜好歹也是大学生,俩人又是表哥表妹的,本身太近的血源结婚就不好,这下退了,不是更好?”陈丽娜的爸爸陈秉仓从另一间屋子里出来,就跟她妈吵上了。

“那你说咋办,她都二十岁的人了,学学没法上,回到家里来,就只有务农这一条路,而且,你说,就咱们这出身,现在咋给她找对象?”

“我说退婚,退了再找,大不了在家作老姑娘。”

“退退退,都退,前一个给人退回来,还在家嫁不出去了,这一个又退了,你有脸见人,我还没脸见人了。”

父母在外面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

陈丽娜坐在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