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番外三

小沙弥下巴一抖,与知客僧等望了过去。只见一个清癯的中年人,身量颇高,一身青衫,行走间十分随意。身后跟着几个随从,随从们一脸严肃,一模一样的身高,一模一样的表情,看出得是身负不错的武功。

知客僧心道,这些人武功不弱,若是方丈或是诸位首座,或许从步伐能看出他们的武功来历。脚上却不停顿,脸上的笑容也显得真诚了几分,迎上前来宣一声佛问,问一问施主尊姓大名。

完颜康觉得有趣,笑问:“上香要通报姓名吗?”

知客僧眼角一跳,遇到这样的富贵客最是折磨人了。他们或许会添许多香油钱,但是内里有一二性情古怪的,就让人受不了。你应答得好了,有许多好处,应答稍不如意,不定要折腾出什么事来。

知客僧心里苦,还要客气地回答:“上香是不用的……”说着,眼角又是一跳,笑得轻松了许多,微指着青衫广袖没有掩住的一点珠串流苏,“小僧却是认得此物的。”

完颜康一抬手,也笑了。

昔年,整张舆图坑坑洼洼,像是被才长牙不久的小朋友啃过的月饼,东一块西一块,几处乱战。南宋借助武林好手,在四川熬死了两任蒙古大汗,却因北部新收复之地利益没有分配好被抄了后路。整个天下一团乱,纷纷扰扰二十余年。

完颜康以脸厚心黑,布局既早,装得又像个好人。以“好人”的姿态,“救援”临安。自然是不会真的将南宋救活,倒是认真收留了宋国不少精英。继而接收了南宋的遗产。

时机选得极巧,恰缝蒙古再次为争汗位而内斗,给了完颜康足够的时候,将新占区稍作整合。因为交通、风俗等原因,偌大国家,若只有一个中心,则对边远地区的控制力便会显得不足,需要再设立几个次一级的中心,再向外辐射,保持控制力。

周以中都北京为都,再设上京、长安、金陵三地为辅,以控御全国。完颜康此次,便是出巡三地,自长安转金陵时,心头一动,轻车简从过汴京来看看。到了河南地界,又想起少林寺,便有了今日之行。

当年少林寺方丈赠与的一串念珠尚在,便挂在了腕上。原也是想不惊动过多的人,悄悄地来,拿念珠作敲门砖来用。不想知客僧眼尖,先认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