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果精梦境

在云家的这段时间,云张氏的心情很不错,每天约我一起上街,不是去衣阁做衣服,就是去定做首饰,除去这些,她每天诵经的时间段不再是整天没日没夜,而是早起的一小段时间抽出来诵经念佛。

很快到了六月底,崔飘飘的病情稳定下来,精神也好了许多,云熵把她养在一个院落里面,吩咐下人看守她,不让她出来,昨天我去看了她一眼,疯病傻病好了,但是人却越加的憔悴,活像是一个深闺怨妇,凄凄惨惨悲悲切切。

看着她不复往日的凶狠,甚至看见我,还对我温柔似水,总是拿出和我心意的东西来收买我的份上,我决定今天帮她求求情。

云熵是打算等她彻底好了之后,把她送回去她母亲身边的,看见她渐渐好起来,但是身体越日渐消瘦下去,等待很痛苦吧?特别是像她这样,自作自受的等待,当初要是好好珍惜,哪有现在这样子的罪遭呢?

我出了云想阁,本打算直接去哥哥书房找他谈一下,但是被云张氏身边的贴身丫鬟截了胡,云张氏刚从佛堂出来,就差人来寻我过去陪她吃早餐,我才起床,身边跟着春花跟秋月两人,春花告诉我说,哥哥现在在书房,待会儿就要离开了,云熵每天早出晚归,连陪云张氏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我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他在家的消息,但是独杏又不肯放人,说老夫人早就准备好了吃食,这会儿正在等着我。一行人在院落里站着,我想本就跟独杏僵持了一段时间,此刻哥哥怕是早就出门了,我叹口气,算了,还是去陪母亲罢了。

去到她的房间,果然一桌子的饭菜糕点,香气扑鼻而来,但是我却没什么心肠吃,这些日子,出了吃就是玩,我也腻了,云张氏对我宠爱的不得了,但我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她的爱毕竟不是给我的。

“容儿怎么了?不开心?还是觉得饭菜不合胃口?来人,把这些都撤走。”

“不是,娘,别换了,不是,是我想哥哥了,娘你说哥哥每天早出晚归的在忙些什么呀?”

“哦,呵呵,原来如此,想哥哥了,那今晚我让他明天别忙了,在家陪你好不好?”

“嗯,好。”

于是我又开开心心的吃完了一桌子的菜,摸着我日渐圆鼓鼓的小肚子,完了,我这是要走向胖子的道路了。时间很好打发,一混就到了正午,太阳高照,由于这段时间的娇生惯养,我一到这个时辰就昏昏欲睡。

还没等到回云想阁,我就趴在凉亭中的石桌上打盹,耳边又是风声,又是蝉鸣鸟叫。

这一睡不要紧,可是我居然又开始了奇怪的梦境了,我似乎是误闯了果精阿归的梦境,看得见别人,别人看不见我,我似乎变成了那个果精阿归。看着她的初入凡尘的经历,我十分感慨。终究是人妖有别,仙人之间没有情爱。

归家心切,他本已经厌恶官场归隐田园,如今却再次功成回乡,他叹口气,这次不管官场如何,只让自己一人承受,妻儿就好好跟着自己享福吧!

是在他妻子生下第三个孩子的时候,受不住现实的冲击,亲戚的劝说下重新踏上为官之路。那时看着妻子苍白的脸颊,纤瘦的怀里是嗷嗷待哺的幼儿,因喝不到母亲的母乳而大哭不停。

耳边还有门外孩儿的打闹声,又低头看看他结发之妻因孩儿哭得通红的脸,皱起她好看的八字眉,手手轻轻的拍着那哭着的幼儿。

想起那年自己风华正茂,在众多考生中脱颖而出,可叹那时少年也正轻狂。岳父本就是因自己当年在科举一举成名而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与自己。

他轻轻摆摆头,让那些思绪先压下去。他不知道在他走神的时候他的妻,已经抬头也随着他的沉思而沉思。她看着夫君身上的已经打了几个补丁的青衫,想起那年他身着状元大红袍的样子。

爹问自己:“你是否中意他?”她抬头看着他熠熠生辉的眸子,低下红了的脸,使劲扯了扯爹的袖子,似是埋怨似是答应。

“爹!”

“哈哈,爹知晓了。小梅,把阿归带回房里吧!”

“是。”旁边的小丫鬟看着一身鹅绿色并且羞红了脸的小姐,走上前拉了拉那绿色的衣裳。

“小姐,走吧。”

她又偷偷瞥了一眼那火红的衣角,点点头。

感受的手上传来的温度,她看着眼前补丁青衫的人,忽地为他感到辛酸,明明那么一个有才华的人啊!

“夫人?你,”没等他嘴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