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回眸三生

君不见那抹回眸一笑百媚生,三生轮回当中苦苦追寻的仅仅是那一抹笑颜而已。可是君也从来看不见那个一生追寻的姑娘如今身在何方。

西山斜阳迎驼铃音音,青砖石瓦南城墙,枯草不折,红烛不灭。红衣泱泱鼓槌声声,黄沙塞上谁家车马,风中泪痕寻不着,远远苦途青烟相随,离儿生为女娇娥,可为何识你十余载以来,作何从不身着女儿装,一直扮作男儿郎。那一世他是高高在上的战神,初离只是小小爱慕者中的渺小又多余的一个。

一起征战,一同安营扎寨于满天黄沙飞扬的边疆,日日同吸一片土地的空气,同饮一湖水,相见不如怀念,怀念不如不见。

后世之人对于军中女子的评价有高有低,其中就有人说道:一身作战盔甲盎然色,铁骨铮铮无言泪,军装红颜木兰靥。然而最是后世之事追不得。

本想一起化蝶飞,奈何他功高盖主,乃是下凡渡劫仙君,初离自己也浑然不知,其实她便是愿当年在天上青玉案上残存的一缕精魂而已,得知愿即将下凡渡劫,受尽三世轮回之苦,她苦苦追寻一世又一世,尽管求而不得相思苦 。

第一世她贵为云南王小公主,而他则是一个修行已久,即将得道的和尚。这一胎乃是他算准了投的,下凡意味着要尝遍世间的酸甜苦辣,七情六欲,丝丝缕缕的情感,纠缠不休,那不如就早早的扼杀于摇篮中便可。

古书中记载着“至求仙一事,无非远离红尘,断绝七情六欲,一意静修,自然可入仙道了”。一胎投入到和尚庙当中,断绝凡人的人性必经点,到时用不上三世,一世的轮回便可重回仙道。

再者就是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五阴炽盛、求不得,这些都是逃不脱,避不开的东西,便是历经一番便是。

奔过去的时候,没能追上他,反倒是在脑海中映出一些记忆,隐约记得前世之事,但也不多,就那么一点,就记得我似乎已经追寻了他好几世了。

没寻着人,我失魂落魄的回去,跌跌撞撞,一路上撞到不少路人,遭人白眼好几回。

绾妤牵着孩子在桥上等我,我走过去的时候看见她在朝我挥手,两小孩也是一脸懵逼,显然对于生人来说,他们没那么熟悉,但也不会抗拒。

“这边,这边。”

“爹,爹爹,父亲。”

小孩子眼尖,猛然看见那边兄长带着自家父亲来找他们了,蹦蹦跳跳的就要跑过去,绾妤不敢松手,就被他俩拉着跑过去。

我看见来人的面容,脑海中不知该如何下一步,来人便是陶轻舟,当时的梦境当中,他意欲迷倒云熵来着,现在在街上以这种情况相遇,我不知道该不该以真面目相见。

毕竟云熵带他到家中的时候,并没有见过我的面目,应该听云熵说过我,但没见过,一切都是虚妄。想要确认身份,还得有更加令人信服的信物才可。

我朝他们聚在一起的地方走过去。

三人相聚在一棵杨柳树下,此时正在交谈着,陶轻舟对绾妤拱手作揖,看样子是在感谢她,绾妤不知事,开开心心的应下了,接着两人不知道说了何事,一帮人都朝我的方向看过来。

耳后就是陶轻舟招手把身边的奴仆叫过来,附在他的耳边轻声吩咐他。奴仆听后转身跑出去,接着绾妤跟陶轻舟牵着孩子朝我过来。

我觉着十分奇怪,于是站定在原处,并不走动了。

陶轻舟及其有礼貌的放开牵着孩子的手,理理衣袖,整理一下宽大的华服,我脑中猜想,他能如此,莫非是知晓我的身份了?

果然,他弯腰躬身朝我一拜。

“云容小姐。”

“陶大人,请起请起,不必如此客气。”

我过去把他扶起来,他一脸书生意气,当年过五关斩六将,一举摘下状元郎这个名头可不是莫须有的事情。

“云小姐此番到来,公子并不知情对吧?”

“嗯,我偷偷瞒着母亲,哥哥,偷跑出来的。”

我不知道该不该信任他,一路上遇见的事情,并没有告诉他,只有看见了云熵,我才能安心,然后把事情告诉他,让他派人查清楚事情原委,我带来的那些兵到底去向何处了?

“哈哈哈,一直听公子说起,你这个失散多年的妹子找回来了,因为事务繁忙,路途遥远,没有机会见到真容,如今在这种地方相见,缘分如此,缘分如此,这里不方便说话,还请小姐跟我回府一叙,我已经派人去叫公子了。”

“他这些天一直苦恼烦闷,相信见到小姐,公子的那颗心就能定下去了。”

路途不远,横着过去一条街就是他的府邸,样子还是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