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道是无常

此次相见就是一生,皇城之中好玩得很,各式各样的公子哥,深闺小姐,年龄段跟我相仿的富贵权势之家,单单最近前来求见的就有二十几人。

自从云熵登基之后,云张氏封为太后,我则被封为云容公主,绾妤作为外来人氏,并未有身份,只是生活在宫中的绾妤姑娘。

宫中生活甚是无聊,自从那日被云熵带回皇宫之中,我就有种回到了天上的感觉,当时规矩甚多,而宫中的规矩有过之而无不及。宫中需要遵守太多的规矩,云熵念我初入宫中,对我也不太严格,但是礼仪却是必须要学的东西。

所以现在我每天的生活就变成了,吃饭,睡觉,学习礼仪,熟读各种书经,学习琴棋书画,除开无聊就是无聊,我不管身在何处,淑女行经就是跟我大相径庭的东西,我跟它想要互相接纳?不可能!

推新革旧,云熵刚刚上任,政务繁多,全国各地亟待解决的问题堆积如山,一下这偌大的皇宫只剩我跟绾妤了,云张氏现在贵为太后,但是自从接她入宫之后,她便进入皇城的大雷音寺,带发修行,为云熵祈福,为天下百姓祈福。

今天意外的天高气爽,但这后宫之中总有一种阴冷阴沉的味道,就算是到处分布了宫女太监,但仍然热闹不起来。

新皇登基,大赦天下,奈何这个天下早被白里闵在位的时候败的差不多了,此时百废待兴,国库亏空严重,边疆驻守的将士的饷银已经多年没有给满了。

然而一个国家,最基本的便是国防士兵,他们对于百里闵闷怨已久,但是其中一个叫南宫冥的老将,作为前朝的开国元老,年轻的时候意气风发,相比较云熵的领兵起义,登上皇位来说,他一身愚忠皇上。

现在百里闵倒台,被强行押送至五台山上的寺庙当中剃度修行,免除全天下人的谴责,他作为一个主动退位,立下诏书的皇帝,免去了云熵一行人许多麻烦。

云熵自然以宽容待他,不顾众人反对,一道令下,命人押送百里闵前去五台山。

南宫冥作为一介忠诚大将,本想要在家中自尽,免去新皇踏入家中的羞辱与迫害,家中妻儿子女早早的他便送去远方。

陶轻舟差人安插他们的人在南宫府中,一切风吹草动陶轻舟都能立刻得知,当得知南宫冥想要在家中自行了断的时候,立马出兵去到他的府中,将他救下。

押入天牢,等候发落,当云熵一行人已经进入皇城之中的时候,他仍在带兵在宫中坚守,保护百里闵。

云熵见到此人的第一眼,便已经肯定了,此人一生愚忠,除去那一身忠勇,一点头脑都没有。

陶轻舟被任命为新朝宰相,武杰取代南宫冥,手中掌握着半块兵符,作为右虎将军,而宋怀生一身抱负,从小读书立志考取功名,将来作为一方父母官,为家乡改革,作出自己的一番贡献,他年少开始便历经科举之苦,所以云熵任命他作为翰林院大学士,管天下科举。

为朝廷培养人才。

每个人心中所想所愿似乎都在有条不紊的实现并且进行着。

百姓也是一片呼声,对于云熵登基变年号为祥武一年,推举新的制度,下面的人一众拍手叫好。

碍于地广人稀,初登大典,毫无可用可信任之人。无可奈何之下,云熵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亲力亲为,联合着陶轻舟再苦,两人都觉得这是在为自己从前的远大理想作贡献,都毫无怨言。

绾妤原本只是打算见一面云熵就回去爬云客栈,但是她现在每天跟我一起学习宫中礼仪,规矩,教习嬷嬷脾气不好,凶狠异常,对于我这种人,她采取的严厉教训的态度。

对我又是谆谆教诲,又是适当惩罚,还要加上适当的告状,她明知道我心疼云熵最近忙于政务,消瘦不少,身体大不如从前,天气也在渐渐转凉,我从来没有一刻想要学会女工刺绣。

因为我想要替他做一件衣裳。

绾妤对这些礼仪规矩很新奇,她天生也就是当淑女的那一块料,每次学的时候,她认真异常,现在已经学有小成,像模像样的。

她端着茶水,拱手作揖的时候,我憋住笑,但是可惜没忍住,把头低下去也没能藏住,还是被教习嬷嬷看见了。

她手持戒尺,开始尖细着声音喊道:“哎呦,我的小祖宗喂,你怎么还是学不会哟,我说过了,女子笑不露齿,笑露出牙齿,也不得超过八颗,行为举止也不得怪异猥琐,现在您贵为宫中娇贵的公主,不久的将来参加各种宴会,活动,到时大家都看着您呢!到时候你的脸就代表了整个皇家的脸面。”

巴拉巴拉一大堆,每次都是这样,我的耳朵都听起老茧了,但是我现在也渐渐习惯了,她要说就说吧,假装听见着的时候,其实我是左耳朵进去立马就从右耳朵出来了。

绾妤把茶杯放置好,她款款走过来,每次联系的时候,非得在我们的脚腕处绑上一条红绳,把两脚拴在一起,只能跨出她给我们的步伐,再多的步子,或是走得急了,很容易就要被红绳绊倒。

对于这玩意儿我已经被绊倒过不下三次,最终我学不了,跌得膝盖,手掌处到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