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相看两厌

“先前便听闻公主美若天仙,今日得见,果然美得不可方物。”

出声的乃是出自亭外之人,书墨四子中的老三,马右相之子,马慧光。他长得风流倜傥,白玉一般的手中掌着一把扇子,家世不凡,听闻三年一试的科考之中,大放异彩,若不出意外,今年的新科状元人选必定是他无疑。

众位姑娘见他昂首扩胸踩着青草靠近凉亭,大票的姑娘都因为娇羞低下头,但是又忍不住想多看几眼这位公子哥,所以对他频频注目。

今日的宴会虽说没有长辈,只是一众小辈的玩闹聚会,但皇城之中的规矩便是如此,凡是聚会宴会只要不是单独的女子或是男子聚会,有男有女的时候,便都带有一种风俗习惯,只要看上眼,回家告知父母一声,立刻便会有人上门提亲或是说媒。

我看向来人,丹凤眼的眼尾上挑,嘴角含笑,好一个风流才子,诗意江湖。

“马公子谬赞了,本宫自己长什么样自己有数得很,不消公子对本宫的吹捧。”

“哈哈哈,公主有趣得很,在下以为但凡是出自宫中之人,必定无趣死沉得很,今日得见公主天貌,果断摒弃心中的那些成见。”

“公子真是爱说笑,我看既然大家都来齐了,不如快点开始吧。”

孝然本想上前喝止他对我的一番无礼之话的,但是我伸手挡在她的前面,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公主,请稍等,在下有位朋友还未曾到达,公主不介意再稍等片刻吧?”

“哦?是何许人也,竟然有如此大的面子,让众位都心甘情愿的等待?”

“不知车太傅之子,车博衍可有让公主一等的面子呀?”

“没有人在本宫这里可以打破规矩,既然是他不守时在先,那么本宫觉得众位不必浪费时间等他。”

此话一出,众人一片唏嘘,似是都在反对我的意思,像是只要是他车博衍就该让我浪费时间等上一等似的。

但是又耐不过我尊贵公主的身份,大家都不敢反驳,甚至于好些人倒戈向我这方,纷纷回答说也好。

马慧光此刻的脸色十分不好看,我们走时,他顿在原地不动,任由旁边的书童好说歹劝,也丝毫不肯松动,他刚刚放话说要等着车博衍一同前去泛舟游湖才有乐趣。

既然他有此想法,我也说好,那就不打扰两位雅兴了,接着我们一众人便各自上船,分别有两艘画舫琅船,样式好看不说,规模极大,一艘便能容纳三十多人。

现在好了,两艘画舫都被我们一干人等开走,剩下那两人便无船可乘。

车博衍需要的击打,而不是一味的吹捧,过多的吹捧只能让他渐渐迷失自我,失去初心。

除去孝然,我可以带上画舫之外,其余的丫鬟侍卫,皆是留守在湖边,等着我们游湖归去。

所以这船上,现在一片娇啼,全是诗人才子佳人,有人立于船头开始吟诗作赋,有的佳人已经开始跟着和声,一派祥和之中的光景,一时之间美妙不已。

我独自凭栏远眺,湖中的涟漪被船头划开,一圈一圈的荡漾,湖水碧波荡漾,西山的一面临湖,沉入湖中地底。一眼望不到尽头。

靠近外围的地区有水草挥舞,鱼儿在其中嬉戏,我见着便想起绾妤来了。

嘴中不自觉的喊着:“小鱼儿,你在哪里?现在如何了?”

“公主这是怎的?”

李家长女靠近我站在我的身侧,出声问道,我可是心中有思念之人。

“无事,你且随她们玩乐去吧,本宫想一个人静一下,赏一赏这满湖的鱼儿。”

她离去之后,我便是盯着湖中的那尾鱼儿,奇妙得很,明明就是一尾不知事的鱼儿而已,但它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目光,竟然潜入深处,让我瞧不见。

顿时画舫上的姑娘被惹得笑声四起,娇吟阵阵,我望向她们的目光所至之处,俨然我们的下边就是一艘小船儿轻轻划开波浪,跟我们并肩行驶。

而船中立着的两人,一个立于船头,手中一把翠绿色的流苏长笛放平于嘴边,悠扬的笛声四起,马慧光在身后坐于船中,手拿玉竹,互相敲击,嘴中唱起歌赋,一众画面顿时印在我的脑海中。

那人白衣珏珏,衣带发带随风飘扬在空中,如墨的发色跟白玉一般的面容相交辉映,陌上人如玉,公子士无双,宛如璧人一般的存在。

他的存在顿时让这片美景黯然失色,仿佛天地万物皆是为了衬托他的存在而生一般。

我对于他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