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忘情泉水

皇城之中,长安街上,一处名叫国师府的府邸赫然而立,这是云熵赏赐给国师素原的一座府邸。不但连同黄沧解除云熵身中的春十三娘之毒,而且最近的卦象当中,他频频准确无误,这次的公主遇险一事,素原昨晚夜观天象之后,也前去给云熵禀告过相关实情。

告知他宫中恐怕有人要出事,要云熵多加注意,结果没有等到云熵早朝之后,派人前去提醒公主与太后,就有孝然急匆匆的来报。

告知刘德海,公主出事,在夕阳湖中被漩涡吞噬了。

她哭哭啼啼的说不清楚,等到云熵派兵前去查看的时候,众人已经被当地临近的官兵遣散,只剩下马慧光一个人。

于是马慧光便被带入宫中加以审问,他的言辞加上孝然断断续续的说辞,竟也不谋而同,事情的真相就此出现。

消失已久的曲影因为公主消失这件事情,也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长图,翟虎,戴着半块面具的曲影一起赶到封锁起来的夕阳湖调查公主消失之处。

国师府中,一切布置都是搬进来的模样,连一株花花草草都不曾改动位置,这换作公主那些无关紧要却因为素原的一派说辞,便要改动位置的云容宫来说,国师对自己真不负责。

国师书房当中,两人小酌,桌上摆满黑黑白白的棋子,旗鼓相当,不相上下的棋艺,素原平静如初,轻轻饮下一口酒。

黄沧却再也耐不住询问道:“你对于此次公主消失一事作何看法?”

“恐是邪祟作怪。”

“不单单是邪祟作怪如此简单,恐怕这其中必有大量的弯弯绕绕。”

“恩恩怨怨自然会有,但是公主平日之中,如何能与那邪祟扯下恩怨情仇?”

“不相干的就不必多管,我最想问就是,仙君,天帝委派一事,你到底打算何时开始?”

“任何时间都是起点,她的前尘旧事若是解决不干净,以后也必会浪费时日在这深宫当中,不如就在那之前解决干净,了却前尘往事,断尽所有的念头,那时心无旁骛,更能事半功倍。”

“仙君所言极是,现下邪祟作怪,也该你这道士的身份出场了。”

一干人等,三四个时辰过去了,纷纷查不出任何的蛛丝马迹。皇上急匆匆的派人前来请国师。黑棋落下,一盘棋终结,黑子获胜,刚刚的弯弯绕绕不过就是他在拖延时间而已,打发无趣的闲谈而已。

饮尽杯中残酒,他抬起眼眸,直视黄沧道:“宫中也该来人了。”

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来侍卫通报的声音:“报,国师,宫中来人说皇上有请。”

药师是天庭派来的一位仙君,催促初余别留恋凡尘往事,踏上集愿的途中才是正道,但是奈何凡尘之中发生的一些恩怨,一时之间竟也不好解决,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是由素原引起的恩怨,那便由他自己亲自前来宫中解决就是。

素原被仙君救出银白惜的毒手,然后服下忘情泉水,忘却情感,重新随仙君进宫,找初余一起踏上集愿之路。素原忘记了初余,忘却前世,初余对他三生三世的追逐,忘记的只有情丝,却是记得自己所有的记忆。

现在他已恢复神识。

而初余只不过就是他以后的道途当中的一位天帝钦定的伙伴而已,除去这些,初余这个人在他的记忆当中,并无其他。

可怜初余情根深重,相思情长,即使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刨出心脏也无动于衷。

他随着小算子一同进入宫中,路上小算子问起他能不能顺利解救公主,他看了一眼这个小太监,轻启薄唇,厚重的声音飘入小算子的耳里。

“自是能救。”

“既然如此,杂家在此先谢过国师了,国师法力无边,定能成为我朝的一位福降之人。”

云熵身体还在调养之中,今日气急攻心,现下正咳嗽的厉害。他跟着守在宫门外的刘德海急匆匆的脚步,踏入殿中。

刘德海听见咳嗽的声音,连忙把药碗端过去,顺便轻轻替云熵拍着背脊,云熵手中仍在拿着一本奏折细看。

“皇上,国师已到。”

“国师,朕要你施法查看公主现下所在之处。”

云熵放下奏折之后便,便龙椅上站起来,走至素原的面前,双手按住素的原的肩膀,眼中是藏不住的急切与焦灼,应是用眼过度,还有咳嗽伤肺,此时他的眼球上面布满血丝。

素原出声:“陛下不必恐慌,让微臣先算上一卦,看看公主所在之地,陛下放宽心休息片刻。”

素原坐在那边的一方木桌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