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寄魂灵伞

上古神器灵伞,寄魂折元宝。

伞身再次覆着阴识,朝我们袭来,伞骨旋转,抽出,上面的悬挂的红绳铃铛开始响动,一阵一阵的铃声环绕在半空之中,随着伞身的移动,朝着我们的方向袭来,素原捂住我的耳朵。

但是丝丝的铃声入耳,本来就受伤失血的我,此刻更加的眩晕,脑海中是不断厮杀的场景,似是两族交战,又似是遭遇天劫的场面,动人心魄的同时,是一场悲剧的发生,遭遇天劫,无疑是必死无疑,无谓的反抗与斗争不过就是他们种族的最后一丝丝尊严和信念在战斗。

毫无疑问,全军覆没。

这个名叫伞灵族的部落,村庄,上到长老元老级别的人物,小到儿童妇孺老弱此等毫无反抗能力的人,全部灭亡,从此伞灵族在这个世界上消亡,灭绝。

上古之神聚灵伞神的意旨传达到伞灵族当中,命他们誓死守护神器,万万不可落入他人之手,奈何他的陨落,连带着一众伞灵族的人的消亡灭绝。

当初上古之神,存余天外天尚有三人,一位便是当今天帝,另一位便是聚灵伞神,还有一位现仍存余天外天境中,历经千万年而不陨不灭,其中缘由,我不得而出。

但是今日的一番场面,似是打开了我心中的封锁的一道封印,源源不断的记忆涌入心中,直至脑海,深深的刻画在眼前的场景,我似乎经历过。

但是当初的一众记忆,除去这些,恍若断层短片之物,只余下那么一小丁点断片残片。更可悲的是,我竟然陷入他们的记忆当中,无法自拔,甚至于也挣脱不出,这个记忆的漩涡。

素原只能把昏迷陷入游魂记忆的我,放在马车上面,吩咐德音,带着我逃脱开来,他独自一人留下对付这一众游魂跟神伞。

记忆开始之处,便是无数人的鲜血流淌成河,尸体堆积如山开始的,站在记忆深处的我,只能跟随着他们想要带我去的方向,亦步亦趋。

这是一处村落,高山之上,断崖旁边,易守难攻,及其有优势地段的一处地方,但是他们死后,天火骤然,三天三夜,才把他们乃以生存的村落烧得一干二净。

尸骨堆积之处,燃烧过后,剩下的是一堆一堆的白色粉末,无人收尸,死后化为灰烬,他们付出的代价太大,让我怀疑到底是犯何事,因何错。天帝才忍心下如此狠手,连无力防抗天劫的一众凡人都下得去手。

接着画面一转,就是他们生前的场面,安居乐业,与世隔绝的村落,在这座山顶显得生机盎然,意味无穷。

家家户户男耕女织,自给自足的家庭,好不欢乐,我走过村落的每一家每一户的门前,他们欢乐不知后事,紧接着朝他们降临的就是一场惨无人道的天灾人祸了。

一户人家的一位村妇,十分的好客,见到我路过她家门前,停驻不前,便挺着大肚子,自院中走出,笑呵呵的把我请进去,沏茶倒水,很是欢迎。

往日当中的陷入记忆并非像现在这样,以往的他们根本看不到我的存在,更别说请我进屋喝茶了,今日的记忆怪异至此,我尚未明白。

坐在我对头椅子上的村妇便自顾自的开口询问我的来历跟出处。

“姑娘面生得很,不知是否是从外地来到咋们村落的?”

“的确,一觉醒来,便置身在此村落,人生地不熟的,小女子找不到出路,只好停驻于嫂嫂门前,嫂嫂好客,小女子不知该当何说。”

“姑娘不必客气,咋们这个村落啊,与世隔绝,旁人想进也甭想进来,既然姑娘今日降临本村,便是大有渊源,找不到出路不怕,姑娘且告知一二,到时我带你出去便是,姓甚名谁?”

“初余,嫂嫂你也不必太过客气,不消您带,到时我自会出去,您身体多有不便,还是多多休息为好。”

“初余有所不知,咋们这个村落自然有自己的规定,但凡是外面世界的来客,皆是要我们本村的人亲自请出去,且确保咋们这个村落的出口安全才是。”

“原来如此,那劳烦嫂嫂了,嫂嫂这身子看起来应是快降生了吧?”

“嗯,就是这几天的光景了,十月怀胎,多有不易,此番我肚中的孩子必定是带着一整个村落的祝福降生的。”

原是伞灵族的人多年才会降生一个婴幼儿,这个村妇肚中所怀的降生儿就是百年中,初次降生的一位幼儿,不但带着父母的期翼,而且还要受到全村人的祝福,降生的那一天,长老元老会亲自到场,进行祝福礼。

到时是全村的喜日子,全村都会欢庆三天三夜,好比秋收丰收之时的那种喜悦。

结局我却早有预见,心中有所顾及,但是我又不知该如何去劝阻他们尽快搬离此处,看着村妇笑意盈盈的面容,他们心地善良,淳朴纯真。

她越过桌面,拉起我的手,就要我伸手摸摸她肚中的还未出世的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