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婴折元宝

太过于诡异的神像,只有一瞬间的存在,之后就是天旋地转,神庙就是一片废墟,我站在云端,看着下边的天火燃起,火光冲天,浓烟直冒,一直到达我的脚底。

神庙的顶端此刻已经倒塌,又是一瞬间的事情,我猛然醒过来,接着便是我躺在马车里面,德音一直陪我躺在马车里面,睁着眼睛一直看着我。

看着有些渗人,没看见素原,我直接站起身来,跳下马车,一直奔着神庙的位置去,雪地之中,马跑得不快,这半天也才过去一程路途而已,而且是下山,上山的途中,我跑得吃力,德音一直在我的身边陪着我跑。

素原此刻正在抓住伞柄,停在半空之中,想要制服灵伞,一众游魂因为实行车轮战,现如今也没剩下几个。

我急切的想要从他们中间找到那个嫂嫂,站着的几人当中,早已不见了那位嫂嫂的身影,我暗下有些自责。

“素原,你放开它,咋们走吧,别在同他们斗下了。”

再斗下去,他们全部的游魂都会消失,今晚便会连同魂魄消散,伞灵族到时便真的不复存在了。

“你怎么回来了?你回去等我待会儿下来跟你汇合,德音!”

他唤了德音一声,因为他看见我不但没有往后撤退,听从他的话语,而且还慢慢朝着那帮游魂在靠近。

这个时候,我只是想要靠近他们,寻找游魂当中的那位嫂嫂,但是所剩不多的游魂当中,并没有她的身影,或许她早已经投生,也或许她跟着一起毁灭自己,成全神伞。

心中的自责跟遗憾不是没有,刚刚记忆之中的那一抹惊鸿一瞥,不但打乱了我的思绪,而且还让我深深的怀疑,刚刚是不是我硬闯他们的记忆,所以才会造成那种失误。

德音听从素原的话语,一口咬住我的裙摆,用劲拽着我,不让我继续往前走。

那边的素原已经把失去阴识的神伞制服住,握住它的伞柄,飞身下地,那帮游魂仍然想要继续聚力,牺牲自己,一直对抗素原,但他们其实都是在做无用功不是吗?

前面的牺牲已经很能证实他们的牺牲不过就是无谓的挣扎而已。

我大声喊着“你们住手,放弃吧,别在牺牲自己了,神伞会不断吞噬你们,而不会返回原来的面目的。”

他们对我匆匆一瞥,也许是我的话语引起他们的共鸣,所以他们都一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的,慢慢放下聚力的双手,该是放手的时候了。

素原很快飞到我的身边,拦住我的去路,我没法再次靠近他们。

双脚因为长时间的泡在过膝的大雪当中,现下早已被冻僵,无法再次提起脚步,这个时候素原刚好站在我的面前,我一下子失去力气,软跪下去,双手扶住他的手腕。

双目通红,看着他问道:“你回忆一下,你在天上的时候,是否记得面容跟我相像的神?”

“不曾,你的面容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第二个人长你这样。”

“不,不会的,你知道吗?刚刚的睡过去的时候,看见的神庙当中的那个神居然有一张跟我一模一样的脸庞,但是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接着神庙尽毁,神像消失,我就醒过来了。”

“可能是你的梦出现问题了,在我的记忆当中,没有长你这个样子的神。”

他说的真切,并且叫我别说话,把手中的神伞扔到德音的那边,德音叼着神伞,跟着素原抱着我重量十足的脚步,在大雪当中留下深深的脚印。

白茫茫的一片,我跟他的背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拐角处。

循着马蹄印,素原抱着我,一直追着马车行走的方向追赶而去,这是下山的路,而且雪很大积雪也深,不出片刻,我们身后的脚印就被大雪覆盖。

但是追着马蹄印前去消失的地方,竟然是悬崖边上,看来马已经失足跌进万丈悬崖下面了。

德音身上早已覆盖满满的鹅毛大雪,此刻真的可以叫个雪狗了。

我的身上盖着两层厚厚的袍子,现下已经铺满了一层厚厚的积雪,没了马车,素原只有背着我走下山,夜晚天黑路滑,我的脚已经冻伤,不能行走。

当时我硬闯游魂记忆,身体透支严重,现如今脚又被冻伤,毫无知觉,素原背着我一直到天亮,下山寻到了山脚下最近的小镇。

一晚上的行走,素原依然毫发无损,带我到达小镇上面寻找了一家医馆,让郎中为我救治。

小镇之上,人烟稀少,不知为何,这处小镇之上的人少得可怜,人家户也很少。郎中医术不高,只能开点药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