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带我回家

第二天,天微微亮,客人陆陆续续的结账出门,启程继续赶路。昨晚我一夜未眠,梦中全是元宝,似乎只要他在我的身边,我的梦境就会被他占满,再也无他。

其实天还未亮,我就醒过来了,只不过我推开窗户看向外面,客栈还未醒过来,掌柜的跟他媳妇似乎也还捂住暖和的被窝里面。

继续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房顶发呆。一直等到外面有了动静,有了脚步声跟霹雳吧啦的起床推门声,我才下床穿鞋,拿着伞出去。

素原也已经起床,推开门,立在走廊里面,旁边站着德音,怀中抱着红伞,一黑一白,我跟他两人隔着两间房门的距离,遥遥相望。

寒风吹过,带起他的发丝,回廊风把我披在身后的头发带到前面,我缓缓朝他走过去。

此刻的他,天地间,只此一人,至此终年,便是一生。

二楼回廊的一面就是客房,一面凭栏外面现在大学纷飞,随着风吹落进来些许进来回廊上面。现在已经融化成雪水。

走至他的身边,看着他一丝不苟的穿着,我想要伸出的双手顿在侧边,迟迟没有伸出去。

“走吧,先下去吃点东西。”

客栈之中,老板娘炒的菜确实是天下一绝,不但好吃好评如潮,而且便宜很口口。

昨晚路途遥远,舟车劳顿,全身无力,没什么胃口,只是小小的夹了几筷子秋葵,入口的味道一直存留到现在都没有消散。

楼下的客栈在白天似乎变成了饭馆,熙熙攘攘的客人,掌柜的独自一人端着菜盘四下吆喝,菜来咯,是谁桌的?

我跟素原找个空下来的位置坐着,素原向老板点了几个招牌拿手菜,掌柜的笑呵呵的问我们昨晚睡得可还行,我把伞放在桌面上,看着他很真诚的说:

“掌柜的,您家媳妇做菜真好吃,今天也照常来一盘炒秋葵,很好吃呢。”

“好嘞,内人手艺确实不错,您们等着嘞。”

素原在桌子地下逗着德音,今日的德音似乎情绪有些高涨,但还是那副对人爱理不理的样子。

只是片刻的时光,就有琵琶弹奏响起的声音,我顺着声音看去,客栈之中的大票人开始安静下来,静心聆听这幽幽荡荡的声音。

靠近楼梯处搭起来的高台上面,赫然坐着一个蒙着面的女子此时抱着琵琶弹奏一曲十分忧伤的曲子,因为隔着白色的面纱,我看不亲切她的面容,半晌过去,她的曲终,客人响起雷鸣般的鼓掌声。不知为何,我刚刚竟也在此环境当中,被她吸引过去,眼神从没离开她。

掌声响起,她起身行礼,之后环视四周,我一直看着她的面容,她似乎察觉到我的视线,转向我这边的时候,眼神与我对视,很是玩味,竟然不怕与客人对视,而且眼神表达出来的情绪还那么大胆。

我不禁有些好奇,看向背着那位女子而坐的素原,刚刚他只顾着听曲品茶,根本没有看向那位女子一眼。

“刚刚的曲子怎么样?如此鄙陋的地方竟然有如此雅致的曲子,你觉得如何?”

“不如何。”

“可是我觉得那个人会比她的曲子还要有趣,刚刚她看向我的那一眼,我分明感觉到了她眼中的玩味。”

“可能是常年在此卖艺,对于你这个面生的客人好奇而已。”

“不,我能肯定这个女子肯定不简单,要不杂俩去会会她。”

“没那个闲心思,你好奇便自己去罢。”

说走就走,我没有继续坐着,而是拿起我的灵伞,视线一直盯着那个女子的去向,脚下追着她的步伐而去。

绕开人群,她竟然走向楼梯下面的内里去了,里面似乎藏有房间,我走到高台位置打量了一下昨日并没有注意到的这个高台。

竟然不是跟客栈同时建起来的,看样子也不过是临时搭建起来的而已。

掌柜的刚好从后厨里面掀开帘子,端着菜盘出来,见我站在他的面前。笑嘻嘻的问道,是不是我等得急了,想要过来催他。

我回笑答他:“不是,掌柜的,我想向您打听一下,刚刚那位弹奏琵琶的姑娘去哪里了?”

“哦?你说他啊,他怪得很,来小的这里并不是为了卖艺赚钱养家糊口,反而他还给我钱,说让他每天都可以来这里弹奏琵琶。”

“什么?那老板您可知晓她的来历?”

“不知,他神秘得很,每次匆匆而来,事后也会匆匆离去,我还不曾与他交谈过呢,我看您现在还是回去坐着吃点东西吧,他现在肯定早已离开了。”

掌柜的口中的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